Bloody snake

【RK正传】4

第四章假礼物
夜晚的黑森林显得格外阴森可怕,一点点动静都会引起一片声响。一棵龙爪槐的枝杈上停着一只安静的乌鸦,“飒飒…”乌鸦受惊吓,扑棱着翅膀走了。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缓缓降落的身影,黑蓝色的眼镜在夜晚显得格外诡异。
“鲁比,到家了。”RK淡淡的说,摸摸鲁比的叶子,很宠爱的笑了一下。突然,他在它的叶子里抽出了一个东西…“这是…”
“主人,这是什么?”鲁比很疑惑地叫着,RK轻声自言自语着,“魔法残留的痕迹…哼,鲁比,咱们遇到对手了。先进屋吧,外面挺冷的…”鲁比点着头,很利索地去探路。就在一片很大的空地上,什么都没有,鲁比的叶子一闪光,竟然出现一艘若隐若现的飞艇!
RK走了进去,解下深蓝色的披风,随手挂在衣架上。打开灯,坐在实验台旁,仔细的观察那个小东西。一小卷泛着暗黄色的羊皮纸,轻轻拆开,就有一股魔法的气息充斥开来,正是这股魔法气息,让RK心中一紧!
这是白魔法!库拉费尽心思想要得到的白魔法…不过,这气息,怎么似曾相识…
“ 主人,拆开看看吧!”鲁比飞过来,小声的叫着。RK右手轻轻拨开那个捆纸的小绳子,展开却发现有一个图案,是六芒星。图案很常见,这是魔法阵的图案,还掉出一个小东西,是一朵熔岩花瓣…“鲁比,去化验分析。”“好的!”
紧接着,RK的右手按住了那个六芒星,阵阵红光肆无忌惮的闪耀起来…
————————————————
淘淘乐街上:
一栋小别墅,安静的坐落在街道两边。灯亮着,窗里透来柔和的光芒。修走进屋,揭开披风,取下面罩。那只小拉姆也摘下面罩,“主人,咱们的东西被那个人抢走了…您怎么不追啊?”他的拉姆很疑惑的叫着,修摆摆手,“哎呀大度点啦~给他就给他了,说不定,咱们还能利用他找到其他的呢!”
拉姆点点头,“艾拉,今天想吃什么,我亲自下厨!”“我要三明治!”修的拉姆兴奋地叫起来,要知道,我家主人的厨艺可是一流的~
修顿时没劲了起来,“你…能不能有点追求…三明治…傻子都会做…算啦算啦看在你今天做的不错的份上给你做了。咱们里面加牛排怎样!”修萌生出一个好主意,艾拉眼睛直冒爱心,“好呀好呀!”
修掐了掐它淡红色的脸颊,“好我现在就去!”就在这时,修的怀里有什么在发光,掏出来一看,是一张羊皮纸,闪着黑紫色的光芒,“呦呦呦,发现的真不是时候,稍等一下哈一会儿给你做饭!”修展开纸,用手按住。一阵阵黑光发了疯的往外泄,“诶呦好心急的家伙…”
这时,声音出来了。RK的声音:“怎么?还想和我抢东西?我想要的东西,没人能阻止我!!”修有些无奈,“少这么和我说话,你信不信我让那纸爆炸炸的你们家一片砖头都不剩?”修也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就扯远了…
RK的声音明显有点无奈,“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的目的差不多,你可以考虑合作,冷心魂的一半在我这里~你拿的是血凝魄的一半,反正集齐还早,不如合作吧。”
RK一听,心里兴致就来了,很好,很好…“合作?我能得到什么?”“反正你能快点集齐,而我的目的和你差不多…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只知道你肯定会集齐,不是吗?我只是想找寻很久之前的一些事情罢了…”修的声音变小,“另外,同行。我在你走后跟踪了团长,然后那个行政官就说,宝石是假的…呵,真是讽刺,不过你别担心,那种东西怎么会是假的?镶金盒子也别弄丢了!可都是宝贝啊~值钱着呐!”
“不聊了,这纸能通话,可费了老大劲了…情况危急把它烧了,还能当炸弹哦~记住了,我叫修,后会有期,拜。”
一说完,修就捆起羊皮纸,撂在一边,去做饭了。殊不知,他和RK是多么的不谋而合,很快很快,他们就会在一个地方很巧合的碰面…
———————————
修家里在做饭,可是RK就没有那么些闲情雅致了,沉默的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着:“一半…原来是这样…鲁比,看来咱们还要去一趟那个老东西家…”“好的主人…”鲁比bibo了一声,担忧地看着主人。
主人,我好心疼你…我想为你分担,你知道吗…主人啊!明明是应该享受家的温暖的时刻,为什么你和别人不一样?要承担这么大的责任…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鲁比晃晃脑袋,抖抖金色的三片叶子,凑近RK。飞艇的门被打开,看着越来越远的地面,RK黑蓝色的短发轻轻抖动起来,蝴蝶眼睛下到底隐藏着什么未知的情感,鲁比也猜不透。
一丝狡黠的笑容出现,“呼呼…”没有犹豫,没有退缩!迎着狂风,一个矫健的墨色身影一跃而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早已预料的风,蝶形的滑翔机,渐渐伴随他缓缓落下在一座黑色的城堡上。
轻车熟路的翻进窗户,窗户上的锁带黑魔法,不过这对RK来说就像摆设一样。三楼是放书的地方,那里有最齐全的魔法书,古书…也是RK消遣的地方…
“嚓…”轻声一响,鲁比拿出事先准备的火柴,贴心的打着,RK灵巧的跃上一个书架,一排排的找…“远古恶魔…黑龙魔法…还有…烹饪?这都是什么!”RK翻着翻着发现一本很离谱的烹饪书!库拉,真是个变态。
“bibo!”RK警觉的往后一翻,右手按住鲁比。刚才的声音,绝对不是鲁比的,可是又不像是骰子的。
“吧唧…味道不错,我的厨艺见长啊!”一个不是很清晰的声音响起来,听不出男女,“艾拉,你说同行为什么要躲起来啊?”那个人冷笑着,隔着书架的缝隙,那个人就靠在刚刚RK找书的书架后!
RK一听到“同行”两个字就有点明白了,是…是…修!
一个细微的动作,被鲁比发现了。修背对着他们,拿出什么东西罩在自己的脸上,那个叫艾拉的拉姆,也是如此。修一个漂亮的空翻,翻到了RK面前,右手拿着一个啃了一半的三明治,左手捧着一本古书,名字好像是“三魂三魄…”什么的。“呦真巧!你也来凑热闹啊!”修一张嘴就把RK的目的贬的一无是处。
“真吵。”RK冷酷的声音传来,此时,他的注意力全部在那本书上,“三魂三魄…原来在这里。”伸出手就去抢,修一步退后,把三明治放在书架上,右手哗啦哗啦的翻着书,“就不给你,来打我啊?”
鲁比也懒得看主人和这么一个无聊的家伙打哈哈,化作一条黑影冲了过去,几道深蓝色的蝴蝶光波,冲着修狠狠的砸过去。修小声的“切”了一声,挥手一道黑色的螺纹,很快,那道催眠光波就慢慢消失了。“哦?有意思…小家伙叫什么名字?还会催眠啊!”修肆无忌惮地走过去,一点也不怕鲁比和RK,还没等鲁比反应,修就自言自语起来了:“叫鲁比啊…很适合你呢!”
“嗖…”一道深蓝色的身影掠过,修手里的书不见了。“拿走吧,自己回家揣摩一下,做好决定再和我联系,其实合作也不错~”
一挥手,黑红色的斗篷扬了起来,不知何时,那个没吃完的三明治已经被放到了鲁比的叶子里…“好油…”鲁比不满的抖动着叶子,“既然拿到了,就走吧。”淡淡的声音传来,“摩尔庄园的这些家伙,终于来了个长脑子的。”
“不过这个对手倒是蛮有趣的,比库拉那个老东西强多了。”
“对吧,鲁比?”RK对小拉姆抛过一个微笑,鲁比有些担心的叫了一声。
不知何时,怪盗的右手出现了一块十厘米长的棱形,只不过是从中间劈了一半罢了,十厘米的半棱形…在皎洁月光的穿透下,那本耀眼的红色晶石里竟然有着点点杂质,甚至还有一条细小的裂缝。
帅气的侧脸扬起一丝捉摸不透的微笑,“父亲,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来推荐啦!!点一下

这里血蟒,新更戳我主页看前三章【RK正传】,第四章往后就在这里发啦大家多多评论哈
有私设的摩尔庄园同人文
瑞琪RK 主线

【RK正传】

第三章RK的同行—修
RK很注意形象,扶了扶眼镜,敏捷的退后一步。瑞琪则执着长剑执着半空中的人,“你是谁!把面罩拿下来!”神秘人笑了一声,缓缓落在地上,“这位团长大人,如果你不想变成杀人的怪物,就请你用你的剑,刺一下你自己的影子。”
瑞琪下意识地低头,居然发现自己的影子里,也有一个血红的东西!
“咔!!”出于条件反射,瑞琪还没过脑子,手就先动了起来,毫不留情的把骑士剑刺进地板。
果然,那个红色的东西现出原形,是一只样貌独特的红色怪鸟,歪着头,已经死了。
神秘人点点头,“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不过请把地上那两个不干净的东西给我。”神秘人伸出一只手很有礼貌的说。
“鲁比,给他。”RK一点表情也没有,给他就给他,这么恶心的东西,差点弄脏披风……RK心中又起了小埋怨。
神秘人接过两只死鸟,竟然放在地上,融进了自己的影子!!一瞬间,他的身上燃起了一阵淡淡的血光。瑞琪惊慌的喊了起来,“你做什么!!”
神秘人转过头,并没有回答瑞琪的话,只是说了一些他听不懂的东西。
“黑森林最黑暗的东西被唤醒了,摩尔庄园肯定会发生大灾难。这东西叫鸦尸,能让你在几秒钟之内丧失意识,然后任它摆布。”他顿了顿,“这倒没什么,重要的是,它会吸干你的血,它的体型也会越来越大。在天黑的时候,大一点的鸦尸会出来捕猎,很可能,会死很多人哦~”
虽然神秘人的语气很不适合,但是瑞琪心中升起了一股寒意,“什么黑暗力量?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黑森林的灾难…又为什么黑暗的力量会被唤醒?”神秘人摆摆手,“我不清楚,还在调查。不过我这次来庄园,是想借样东西,本来还想偷偷顺走【注:偷走】团长大人在,那我就直说了。”瑞琪犹豫了一下,微微点头,帅气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疑惑。神秘人转向RK,深处右手,极礼貌地说:
“同行,记忆红晶,公主的礼物,请借我用一下。”话一出口,瑞琪全身震了一下。
同行…?什么意思!他也是来偷东西的?!
RK也有点惊讶,同行啊?难得,太难得了。不过事情变得更有趣了。嘴角扬起一丝标志性的邪笑,右手轻轻伸进怀里,紧紧握住了那个盒子。想要…来拿啊?
“好吧~我是个很好沟通的人,我又有什么好处?我能得到什么?”神秘人摆摆手,“你什么都得不到,我只是借用,又没要抢。”
RK还没说话,被瑞琪抢先了。瑞琪低下头,右手握了握剑,低声说,“不可能。请你马上离开,看在你刚才告诉我这些事情,暂且不追究你来偷东西的事实,如果你再不走,我视你和RK是一伙的。”
瑞琪的话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神秘人摆摆手,“哎呀呀呀…团长大人这就没意思了…好说歹说不好使,那就不好意思啦~”他又近了两步,身影一下子就消失了!只有RK明白,如果现在不走,就走不了了。“哼!瑞琪,不陪你玩了!鲁比,咱们走!”
RK并不是怕他,只是不想再耽搁了,这个秘密,只有找到所有水晶才行。
黑色的花瓣轻轻飘向窗外,可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熔岩的样子,岩浆的颜色,是花瓣?还是火?熔岩碎成一瓣瓣的花瓣,黑色,金黄色,红色交织成的颜色,不正是岩浆的颜色吗?就好像是花瓣浸在熔岩里,不知为何没有融化,反而被渲染的格外斑斓一样。
“往哪跑?东西给我用一下,马上就还你。不会这么小气吧?”熔岩花瓣拼合成神秘人的样子,看得出,他好像并不擅长表达。他,也会魔法?
RK神秘的摆摆手指,披风一扬,深蓝色的滑翔翼猛的展开,在瑞琪的注视下越飞越远,半空中回荡着他得意的笑声。
“瑞琪!东西是我的了!”一阵清朗的笑声传入瑞琪的耳中,瑞琪狠狠的把长剑刺入地面,心中有些失落…
RK,我还以为,你真的改过自新了…
没想到…你还是…
瑞琪摇了摇头,转身看向神秘人,神秘人呵呵一笑,转身看向瑞琪:“团长,真的很有意思。那个同行叫什么?你叫什么?瑞什么…”“他叫RK,我叫瑞琪。请你马上离开!”
“再等等,我把一个传音的东西放在了那个小拉姆的叶子上,相信同行会发现的。我要告诉他一件事情,这个人,好像和我的目的很相似嘛~”神秘人笑了,“忘了说了,我叫修,以后你们肯定会需要我的帮助,我保证,你们会来找我的。”修呵呵一笑。
很快,一只看不清颜色的拉姆安静的从灯光师的位置飞了过来,没有一点声响,身上裹着一块黑色的布,落到修的身边,修摸摸它的脑袋,“干得不错,可惜了东西给他拿走了…算啦~下次有的是机会。”修好像在自言自语,身影一闪,现在窗口,捡起一片RK散下的夜玫瑰,红色的碎片渐渐消失在天际…只剩下那一串幽幽的耳语:
“团长,后会有期。”
…………
么么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兴奋,从座椅上一下子站了起来,兴奋地大叫:“瑞琪!瑞琪你回来了!!”在大厅里,全体待命的骑士都行了一个礼,瑞琪摘下头盔,单膝跪地,右手放在左肩,“么么公主…我没能拿回您的礼物…”
瑞琪愧疚的低下头,要知道,RK来的不是一次两次了,虽然每回东西都会换回来或者用其它方式回复等等,可是,这也是一种耻辱啊!他身为骑士团团长,多少次和他擦肩而过,而又无法抓住他。
么么一点也没有不开心,看到瑞琪反而是比什么都开心,“没关系的!洛克行政官说过了!那是一块假的赝品,洛克行政官说的!瑞琪瑞琪,给我讲讲发生什么事啦!”么么一脸兴致勃勃,甚至让瑞琪怀疑自己的眼睛…
…………
窗边传来簌簌的风声,窗外天空一片黑幕缓缓落下,很快,天上就有了明亮的星,月…夜里的树仿佛是有生命的,像一个个张牙舞爪鬼影,只是立在那里不动罢了。
皇宫的寝室里,瑞琪倚在窗边,皱着眉头。
“鸦尸…到底是什么…”瑞琪帅气的侧脸上现出一丝丝忧愁,轻轻叹了口气。
最讽刺的是,那宝石…是假的。不知为何,瑞琪的心中突然生出一丝丝怜悯,RK到底想干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来庄园,他的目的何在?仅仅为了恶作剧?不可能!这说不通,他一个孩子…不,肯定不是孩子能干出来的事情…他为了什么?
想到这里,瑞琪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RK!如果你敢再回来,我绝不会放过你的!”瑞琪紧紧的握起了右手,仿佛就是在抓住RK一样…
刚才,是最后一次了!

【RK正传】同人 私设 原创

第二章重返庄园(二)
“呼呼…”黑蓝色的斗篷被吹的鼓鼓的,滑翔翼在空中盘旋,RK的身影在空中一闪而过。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缓缓降落在摩尔大礼堂旁。“鲁比,行动。”“bibo!”
鲁比点点头,蝴蝶眼睛发出一阵阵蓝光,沿着方向,冲进了发电室。“扑通!”一个穿着淡蓝色保安服的小保安应声倒地,鲁比的蝴蝶眼睛里射出一道蓝光,一张A4纸大小的光屏投了出来,上面播放的,正是礼堂里的景象。
礼堂里:
“么么公主,那我去去就来。”瑞琪实在受不了么么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么么公主去问那个演员的名字,转身就走,“对了,乐乐,我一会回来,别让么么公主乱跑。”摩乐乐点点头,丫丽一百个没问题,搂住么么的手臂就说:“瑞琪团长,你就放心吧!”
瑞琪团长点点头,转身走进后台。这是,好几束定点光找到了主持人身上,主持人旁边跟着一个女孩,手里捧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有一个镶着金子的盒子。“下面,让我们迎来晚会的!下面由么么公主上场!接受她的诞辰之礼—记忆红晶!”
么么兴奋的站了起来,提着裙子冲向了舞台。就在她上台的一刹那,所有的定点光都打到了她身上,虽然有点猝不及防,但是她还是很有礼貌的给台下所有观众一个微笑,“谢谢大家!”转身准备去接礼物。
可就在这时,全场突然暗了下来!“啊啊啊有鬼啊!”“怎么停电了?!怎么回事?”“不会是库拉来了吧!”
不知怎么,这句话就传开了。主持人灵机一动,“不好意思各位观众,灯光师那里出了一点故障,请大家有序离场,准时参加明天的宴会!”
大家一听这话,就放下心了,都有序的离场。主持人一回头,么么公主还在,就是刚才那位那托盘的女孩子倒在地上,手机的托盘还在,就是镶金的盒子不见了!
“完了!宝石呢!”主持人一下子就慌了,急的在原地打转。这时,一只手搭了上来,下了主持人一大跳,原来是瑞琪。“瑞琪!”“瑞琪团长!”么么和主持人就像看到流星一样,拉住了瑞琪的两只手,瑞琪看向么么,“殿下,管理人员说那位演员 没有留下名字,已经走了。出什么事了吗?”
“瑞琪团长!大事不好了!……”主持人以多年的主持经验把整件事情叙述了一遍,瑞琪面色严峻的点头,“那麻烦您把么么和这位姑娘带到行政院,找洛克行政官,那个人应该没走远,你们先走!”
“瑞琪!可是…”么么还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从自己记事起,瑞琪就一直陪在她身边,守护着她。一次又一次把她从危险里解救出来,可他自己不知受过多少伤了…
“哧…”金色的长剑出鞘,瑞琪的神经开始紧绷起来,不知为何,他觉得,这次的事件,远远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简单…
“嗯?出来!!”瑞琪一挥长剑,指向自己的后方,不用看就知道,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人。
“哈哈…不愧是瑞琪团长,这样也能看见我…不过么,这次我可没有工夫陪你好好玩玩,东西,我拿走了!”RK的声音渐渐隐去,瑞琪怎么会就这么放他走?挥着长剑冲了上去,“鲁比,让他睡一觉!”
“bibo!”鲁比飞了过去,就在眼睛发光的一刹那,整个礼堂一下子亮了起来!!
RK惊了一下,怎么…灯不是已经被鲁比关了么?他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的盒子。“刷!”瑞琪的反应能力惊人,就在这一刹那,瑞琪的剑锋已经冲向了RK!
“铛!!”RK是什么人?摩尔庄园史上最神秘的怪盗!一个漂亮的转身,一柄黑色的长剑,黑黝黝的剑面,映出RK从容的脸颊。
瑞琪右手一用力,把黑色的剑锋一下摁在地上,RK也不认输,手一松,身体化成紫黑色的花瓣,提着剑隐去。“喝!”瑞琪右手翻出一把金色的匕首,精准的投了出去,RK也没想到瑞琪会来这么一手,一个扭身闪了过去,匕首狠狠的镶进墙上。
瑞琪右手提着长剑,右脚一点地,欺身而上,冰冷的剑锋狠狠地挡住了一阵紫色的蝴蝶影。“RK!快把记忆红晶还回来!!”瑞琪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严峻的双眼不离RK一分。RK一低头,一抹金色出现在他手里,一个怀表…
“忘记一切,东西我会还回来…只不过不是现在…”RK的声音很有磁性,困意越来越浓,瑞琪往后退了两步,他费力的抬起头,却意外地发现有什么鲜红色的东西跳进RK身下的影子里…
敏感的神经猛烈地跳动起来,多年来的战斗经验告诉他,那个红色的东西来是敌非友,那该死的职业病让瑞琪奋力吼了起来,“RK!有东西到你的影子里了!快闪开!”
RK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同样敏感的直觉促使他扭身低头看去,果然,一个猩红色的小东西在自己的影子里一跳一跳的…
“唔…”RK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很沉闷的痛,眼前黑乎乎一片,却又硬生生的稳住身体,没有倒下。
“咔!!”一声木板断裂的声音从RK的脚下传来,就在那一瞬间,不舒服的感觉消失了。地上的匕首,是瑞琪的那把。一抬头,瑞琪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有关切,还有无奈,纠结,甚至还有一丝丝…焦急?
“怎么回事?你刚才怎么了?”瑞琪的语气有点着急,好像乱了阵脚似的,这就更让RK疑惑了。“不知道。”他顿了顿,抬头问,“这刀是你扔的?”看不出来啊瑞琪,还藏着一手呢?
瑞琪一下子疑惑起来,摇摇头。下一秒,他们默契的同时转身看向观众席,不知何时,观众席的上空,悬着一个穿深红色斗篷的人,蒙着面,只能看见一双不是很清楚的眼睛,但那双眼睛里透着坚毅果断,和睿智。
刚才的刀,就是他扔的,自然,RK也是他救的。

【RK正传】同人 私设 原创

RK重回庄园,与之而来的当然也是宝物被盗,恶作剧连连了。可是,黑森林的诡异现象伴随而来的是怪物的苏醒。为了庄园的安危,骑士团团长瑞琪也踏上征途,被迫于RK联手,和神秘人修一起步入了危机四伏的黑森林
第一章重返庄园(一)
彩色的飘带萦绕在礼堂的上空,礼堂传来一阵阵欢笑声,诺大的礼堂里坐着许许多多的观众,都为这次的庆典而开心。
这是摩尔庄园有史以来最盛大的演出,今晚,庄园里最棒的魔术师,舞蹈演员,歌手,都会一一驾到,第二天,摩尔庄园的国王和王后会亲自驾到!迎接么么的十岁诞辰!
在观众席的最中心,是一个红色卷发,淡粉色皮肤,很美丽的小女孩,正在兴致勃勃的看着表演。她是摩尔庄园权利最高的公主,也是所有人们心中最美丽的小公主。
她的右边,站着一个面色沉稳的男孩,一身灰色的盔甲,腰间别着一柄长剑,一头金色的短发,棱角分明的脸庞,穿着一丝不苟。
他就是皇家骑士团里最优秀的骑士,也是最年轻的一位团长,瑞琪。
“公主殿下,洛克行政官说了,您要在九点之前回到皇宫,明天还要参加您的宴会。”瑞琪微微低头,微笑着对么么说。么么狠狠点点头,“好棒!瑞琪你看!那个姐姐好漂亮!”么么指着台上一位很美的女孩,纤美的身姿,红发飘荡,一双勾魂的瞳孔惹人喜欢。么么越看越喜欢,一下子站起来,拍着手,大声的喊,“姐姐你好棒!瑞琪团长!我要和她学舞蹈!!”
许多观众都回过头,有的还欣喜地大叫。“么么公主!是么么公主殿下!!”“么么公主好美!”
么么有礼貌的打着招呼,可目光寸步不离舞台上的那个女孩,“你们看那个姐姐!跳的真好看!”么么这么一说,许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位女孩的舞蹈的确不赖,瑞琪点点头,“嗯,的确不错。如果么么公主喜欢,一会儿我让小贝帮你安排一下,让她来教您舞蹈。”听瑞琪这么说,么么兴奋地站了起来,抱了瑞琪一下,“太好了!还是瑞琪最好了!”
瑞琪笑了一下,就扭过头去,欢呼着观众席,突然,一阵声音传了过来,好像是谁在大声说话,还好礼堂的伴奏声很响,只有瑞琪听见了,“么么公主,我去看看。”“嗯。”
瑞琪快速地走到出口,原来是摩乐乐和丫丽,布多多布少少他们几个,被门卫拦下来了。摩乐乐一脸无辜,很不开心的喊道:“叔叔,我要参加晚会!菩提大伯说了,所有庄园的人都可以参加!”
门卫挠挠头,“不行啊,你们来晚了,已经开始了,到点了就不让进了。”布多多不开心的低下头,“完了,又见不到么么公主了…”布少少摇着头,“算了吧,回去吧…”
暴力的丫丽顿时就火了,刚想发飙,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立刻开心地大叫起来:“瑞琪团长!瑞琪团长我是丫丽!你的手下不让我们过去!你说这应该不应该!!”
丫丽一看瑞琪来了,瞬间就觉得有靠山了,很开心地养锐气身边站,“哼!”说着唱那个门口的骑士哼了一下,摩乐乐也凑上来,用力点着头,“对啊对啊,瑞琪团长!”
瑞琪释然的笑了一下,摸摸摩乐乐的头,“乐乐,快进去吧,你们几个,快去吧!”
摩乐乐开心地蹦了起来,“哦耶!团长万岁!多多少少!我们…哎!等等我呀!”
看着几个孩子,耳边回荡着爽朗的笑,瑞琪转身看了看门口的守卫,拍拍他的肩膀,“辛苦了,那几个孩子是公主的朋友,就让他们进去吧。”那个守卫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没事的,你这么恪尽职守,我很开心啊!”
“谢谢您!”
………………
七点了。
丝丝薄雾弥漫在灰蓝色的天空,透过迷雾,能清晰地看见地上的一切,灯火辉煌的庄园的夜景显得异常美丽。
就在这薄薄的一层雾里,有一艘巨大的飞艇,上面有一个蝴蝶面具的图案。
飞艇里:
整齐的家具,一个很大的书柜,里面各种各样的古书,一个操控台,密密麻麻的仪器设备。一个穿白色衬衫,黑色背带,刺猬头,带着面具的大男孩靠在一张椅子上,闭目养神。
“bibo!”一直深蓝色,金色叶子,同样戴着蝴蝶眼镜的拉姆飞了过来,看着已经睡着的RK,又犹豫又心疼,看着自己的主人没有准时的睡眠的时间,有点为难起来。
就在这时,RK醒了。“鲁比?怎么了?”RK站起来,摸摸鲁比的叶子,“我又睡着了?不好意思…”RK轻声说,“准备好了吗?快到时间了。”说着走到监控器前,麻利的按上几个摁钮,一幅画面就展现在屏幕上。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在跳舞,好像快结束了,她转了一圈之后,微笑了一下,鞠了个躬,转身下台。屏幕正好在舞台的最上方,所以想要看哪个位置都不在话下。
鲁比用叶子点了几下,立刻么么和身边的瑞琪就出现了,“瑞琪!咱们快走!那个姐姐太棒了!”么么眼睛里闪烁出狂热的光,两眼冒着星星。
“殿下,已经到了您上场的环节了,您的父皇说了,会有一件礼物送给您。所以,一会儿结束了,我在陪您去,好吗?”瑞琪依然是一副慢性子,很温柔的劝着她,么么也不是很任性,点点头,就和一边的丫丽聊天了。
RK点点头,“很好,鲁比,准备一下x,出发了!”
“bibo!”
“刷啦!”飞艇的门打开,RK的披风抖动了起来,“出发!”
墨色的天空,展开了他的滑翔翼,向庄园俯冲了下来!
“摩尔庄园,我回来了!”

【RK正传】同人 私设 原创

RK重回庄园,与之而来的当然也是宝物被盗,恶作剧连连了。可是,黑森林的诡异现象伴随而来的是怪物的苏醒。为了庄园的安危,骑士团团长瑞琪也踏上征途,被迫于RK联手,和神秘人修一起步入了危机四伏的黑森林

第一章重返庄园(一)
彩色的飘带萦绕在礼堂的上空,礼堂传来一阵阵欢笑声,诺大的礼堂里坐着许许多多的摩尔,都为这次的庆典而开心。
这是摩尔庄园有史以来最盛大的演出,今晚,庄园里最棒的魔术师,舞蹈演员,歌手,都会一一驾到,第二天,摩尔庄园的国王和王后会亲自驾到!迎接么么的十岁诞辰!
在观众席的最中心,是一个红色卷发,淡粉色皮肤,很美丽的小摩尔,正在兴致勃勃的看着表演。她是摩尔庄园权利最高的公主,也是所有摩尔心中最美丽的小公主。
她的右边,站着一个面色沉稳的男孩,一身灰色的盔甲,腰间别着一柄长剑,一头金色的短发,蔚蓝色的皮肤,帅气的脸庞,他就是皇家骑士团里最优秀的骑士,也是最年轻的一位团长。
“公主殿下,洛克行政官说了,您要在九点之前回到皇宫,明天还要参加您的宴会。”瑞琪微微低头,微笑着对么么说。么么狠狠点点头,“好棒!瑞琪你看!那个姐姐好漂亮!”么么指着台上一位很美的女孩,纤美的身姿,红发飘荡,一双勾魂的瞳孔惹人喜欢。么么越看越喜欢,一下子站起来,拍着手,大声的喊,“姐姐你好棒!瑞琪团长!我要和她学舞蹈!!”
许多观众都回过头,有的还欣喜地大叫。“么么公主!是么么公主殿下!!”“么么公主好美!”
么么有礼貌的打着招呼,可目光寸步不离舞台上的那个女孩,“你们看那个姐姐!跳的真好看!”么么这么一说,许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位女孩的舞蹈的确不赖,瑞琪点点头,“嗯,的确不错。如果么么公主喜欢,一会儿我让小贝帮你安排一下,让她来教您舞蹈。”听瑞琪这么说,么么兴奋地站了起来,抱了瑞琪一下,“太好了!还是瑞琪最好了!”
瑞琪笑了一下,就扭过头去,欢呼着观众席,突然,一阵声音传了过来,好像是谁在大声说话,还好礼堂的伴奏声很响,只有瑞琪听见了,“么么公主,我去看看。”“嗯。”
瑞琪快速地走到出口,原来是摩乐乐和丫丽,布多多布少少他们几个,被门卫拦下来了。摩乐乐一脸无辜,很不开心的喊道:“叔叔,我要参加晚会!菩提大伯说了,所有庄园的人都可以参加!”
门卫挠挠头,“不行啊,你们来晚了,已经开始了,到点了就不让进了。”布多多不开心的低下头,“完了,又见不到么么公主了…”布少少摇着头,“算了吧,回去吧…”
暴力的丫丽顿时就火了,刚想发飙,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立刻开心地大叫起来:“瑞琪团长!瑞琪团长我是丫丽!你的手下不让我们过去!你说这应该不应该!!”
丫丽一看瑞琪来了,瞬间就觉得有靠山了,很开心地养锐气身边站,“哼!”说着唱那个门口的骑士哼了一下,摩乐乐也凑上来,用力点着头,“对啊对啊,瑞琪团长!”
瑞琪释然的笑了一下,摸摸摩乐乐的头,“乐乐,快进去吧,你们几个,快去吧!”
摩乐乐开心地蹦了起来,“哦耶!团长万岁!多多少少!我们…哎!等等我呀!”
看着几个孩子,耳边回荡着爽朗的笑,瑞琪转身看了看门口的守卫,拍拍他的肩膀,“辛苦了,那几个孩子是公主的朋友,就让他们进去吧。”那个守卫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没事的,你这么恪尽职守,我很开心啊!”
“谢谢您!”
………………
七点了。
丝丝薄雾弥漫在灰蓝色的天空,透过迷雾,能清晰地看见地上的一切,灯火辉煌的庄园的夜景显得异常美丽。
就在这薄薄的一层雾里,有一艘巨大的飞艇,上面有一个蝴蝶面具的图案。
飞艇里:
整齐的家具,一个很大的书柜,里面各种各样的古书,一个操控台,密密麻麻的仪器设备。一个穿白色衬衫,黑色背带,刺猬头,带着面具的摩尔靠在一张椅子上,闭目养神。
“bibo!”一直深蓝色,金色叶子,同样戴着蝴蝶眼镜的拉姆飞了过来,看着已经睡着的RK,又犹豫又心疼,看着自己的主人没有准时的睡眠的时间,有点为难起来。
就在这时,RK醒了。“鲁比?怎么了?”RK站起来,摸摸鲁比的叶子,“我又睡着了?不好意思…”RK轻声说,“准备好了吗?快到时间了。”说着走到监控器前,麻利的按上几个摁钮,一幅画面就展现在屏幕上。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在跳舞,好像快结束了,她转了一圈之后,微笑了一下,鞠了个躬,转身下台。屏幕正好在舞台的最上方,所以想要看哪个位置都不在话下。
鲁比用叶子点了几下,立刻么么和身边的瑞琪就出现了,“瑞琪!咱们快走!那个姐姐太棒了!”么么眼睛里闪烁出狂热的光,两眼冒着星星。
“殿下,已经到了您上场的环节了,您的父皇说了,会有一件礼物送给您。所以,一会儿结束了,我在陪您去,好吗?”瑞琪依然是一副慢性子,很温柔的劝着她,么么也不是很任性,点点头,就和一边的丫丽聊天了。
RK点点头,“很好,鲁比,准备一下x,出发了!”
“bibo!”
“刷啦!”飞艇的门打开,RK的披风抖动了起来,“出发!”
墨色的天空,展开了他的滑翔翼,向庄园俯冲了下来!
“摩尔庄园,我回来了!”

【RK 正传】有私设 同人 原创 有主线

RK重回庄园,与之而来的当然也是宝物被盗,恶作剧连连了。可是,黑森林的诡异现象伴随而来的是怪物的苏醒。为了庄园的安危,骑士团团长瑞琪也踏上征途,被迫于RK联手,和神秘人修一起步入了危机四伏的黑森林

第一章重返庄园(一)
彩色的飘带萦绕在礼堂的上空,礼堂传来一阵阵欢笑声,诺大的礼堂里坐着许许多多的摩尔,都为这次的庆典而开心。
这是摩尔庄园有史以来最盛大的演出,今晚,庄园里最棒的魔术师,舞蹈演员,歌手,都会一一驾到,第二天,摩尔庄园的国王和王后会亲自驾到!迎接么么的十岁诞辰!
在观众席的最中心,是一个红色卷发,淡粉色皮肤,很美丽的小摩尔,正在兴致勃勃的看着表演。她是摩尔庄园权利最高的公主,也是所有摩尔心中最美丽的小公主。
她的右边,站着一个面色沉稳的男孩,一身灰色的盔甲,腰间别着一柄长剑,一头金色的短发,蔚蓝色的皮肤,帅气的脸庞,他就是皇家骑士团里最优秀的骑士,也是最年轻的一位团长。
“公主殿下,洛克行政官说了,您要在九点之前回到皇宫,明天还要参加您的宴会。”瑞琪微微低头,微笑着对么么说。么么狠狠点点头,“好棒!瑞琪你看!那个姐姐好漂亮!”么么指着台上一位很美的女孩,纤美的身姿,红发飘荡,一双勾魂的瞳孔惹人喜欢。么么越看越喜欢,一下子站起来,拍着手,大声的喊,“姐姐你好棒!瑞琪团长!我要和她学舞蹈!!”
许多观众都回过头,有的还欣喜地大叫。“么么公主!是么么公主殿下!!”“么么公主好美!”
么么有礼貌的打着招呼,可目光寸步不离舞台上的那个女孩,“你们看那个姐姐!跳的真好看!”么么这么一说,许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位女孩的舞蹈的确不赖,瑞琪点点头,“嗯,的确不错。如果么么公主喜欢,一会儿我让小贝帮你安排一下,让她来教您舞蹈。”听瑞琪这么说,么么兴奋地站了起来,抱了瑞琪一下,“太好了!还是瑞琪最好了!”
瑞琪笑了一下,就扭过头去,欢呼着观众席,突然,一阵声音传了过来,好像是谁在大声说话,还好礼堂的伴奏声很响,只有瑞琪听见了,“么么公主,我去看看。”“嗯。”
瑞琪快速地走到出口,原来是摩乐乐和丫丽,布多多布少少他们几个,被门卫拦下来了。摩乐乐一脸无辜,很不开心的喊道:“叔叔,我要参加晚会!菩提大伯说了,所有庄园的人都可以参加!”
门卫挠挠头,“不行啊,你们来晚了,已经开始了,到点了就不让进了。”布多多不开心的低下头,“完了,又见不到么么公主了…”布少少摇着头,“算了吧,回去吧…”
暴力的丫丽顿时就火了,刚想发飙,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立刻开心地大叫起来:“瑞琪团长!瑞琪团长我是丫丽!你的手下不让我们过去!你说这应该不应该!!”
丫丽一看瑞琪来了,瞬间就觉得有靠山了,很开心地养锐气身边站,“哼!”说着唱那个门口的骑士哼了一下,摩乐乐也凑上来,用力点着头,“对啊对啊,瑞琪团长!”
瑞琪释然的笑了一下,摸摸摩乐乐的头,“乐乐,快进去吧,你们几个,快去吧!”
摩乐乐开心地蹦了起来,“哦耶!团长万岁!多多少少!我们…哎!等等我呀!”
看着几个孩子,耳边回荡着爽朗的笑,瑞琪转身看了看门口的守卫,拍拍他的肩膀,“辛苦了,那几个孩子是公主的朋友,就让他们进去吧。”那个守卫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没事的,你这么恪尽职守,我很开心啊!”
“谢谢您!”
………………
七点了。
丝丝薄雾弥漫在灰蓝色的天空,透过迷雾,能清晰地看见地上的一切,灯火辉煌的庄园的夜景显得异常美丽。
就在这薄薄的一层雾里,有一艘巨大的飞艇,上面有一个蝴蝶面具的图案。
飞艇里:
整齐的家具,一个很大的书柜,里面各种各样的古书,一个操控台,密密麻麻的仪器设备。一个穿白色衬衫,黑色背带,刺猬头,带着面具的摩尔靠在一张椅子上,闭目养神。
“bibo!”一直深蓝色,金色叶子,同样戴着蝴蝶眼镜的拉姆飞了过来,看着已经睡着的RK,又犹豫又心疼,看着自己的主人没有准时的睡眠的时间,有点为难起来。
就在这时,RK醒了。“鲁比?怎么了?”RK站起来,摸摸鲁比的叶子,“我又睡着了?不好意思…”RK轻声说,“准备好了吗?快到时间了。”说着走到监控器前,麻利的按上几个摁钮,一幅画面就展现在屏幕上。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在跳舞,好像快结束了,她转了一圈之后,微笑了一下,鞠了个躬,转身下台。屏幕正好在舞台的最上方,所以想要看哪个位置都不在话下。
鲁比用叶子点了几下,立刻么么和身边的瑞琪就出现了,“瑞琪!咱们快走!那个姐姐太棒了!”么么眼睛里闪烁出狂热的光,两眼冒着星星。
“殿下,已经到了您上场的环节了,您的父皇说了,会有一件礼物送给您。所以,一会儿结束了,我在陪您去,好吗?”瑞琪依然是一副慢性子,很温柔的劝着她,么么也不是很任性,点点头,就和一边的丫丽聊天了。
RK点点头,“很好,鲁比,准备一下x,出发了!”
“bibo!”
“刷啦!”飞艇的门打开,RK的披风抖动了起来,“出发!”
墨色的天空,展开了他的滑翔翼,向庄园俯冲了下来!
“摩尔庄园,我回来了!”

天啊这个大大太厉害了吧

迎疯颖茶:

安利一个b站up主:硬币太多用不完

超级厉害啊.....剧情、技术........各种方面的都很厉害!!!

为什么还没火_(:з」∠)_


【k莫】我们私奔吧

看最后,套路深深

芦笙:

和裤裤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合力肝的这篇hhh


借用电影《露水红颜》里面的一个梗


恶搞向,一发完。




坑汇总戳




正文




(一)




人生最奇妙之处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些什么。


前一秒看着大街上一对一对虐狗的情侣内心哀嚎着劳资又高又帅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个单身狗的郝眉,下一秒走进一家大排档看到店里厨师的那一瞬间,他很明显的看到,一朵大桃花在他眼前绽放了。




一见钟情这就事,就好比他老家那边夏季的骤雨,来的突然且又蛮不讲理,在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豆大的雨点已经劈头盖脸的砸到了他的身上让他从里到外湿了个透。




“吃什么?”


等郝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了店里的白色塑料凳上,那个让他心跳加速的人就站在他的面前,手拿着点餐本准备记菜名。


“啊?...哦...糖,糖醋排骨。”




那人点点头,转身就进了后厨,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甚至都没有多看郝眉一眼。


等那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里之后郝眉趴在桌子上懊恼的捶着桌子,自己刚才的表现简直宛如一个智障嘛!这让人家还怎么谈恋爱呀!!




(二)




这家店生意特别好,明明不是饭点却座无虚席,也不知道这些食客是单纯冲着美食,还是有着跟自己一样的心思。


郝眉伸长了脖子努力的向后厨看去,却只能看到那人的一片黑色衣角。


这人绝壁是他见过的能把黑色穿的最好看的人,没有之一。




一阵电话铃打断了郝眉的想入非非,郝眉一看来电显示,高涨的情绪瞬间萎下去一半。




“喂...妈...”


“哎呀我都说了我不打算回老家...”


“我一个码代码的回去也帮不了你和爸什么。”


“不回,妈你别再劝我了,帝都有我和我兄弟共同的事业,我放弃不了。”




尤其是,现在还多了一个放弃不了的人。而那个人,正端着一盘排骨走过来。




卧槽不是吧?郝眉瞪大了眼睛,厨师亲自上菜?




“妈我还有事先不跟你说了啊!”






(三)




“哎——!你先别走”见那人放下菜就打算离开,郝眉一下子就拉住了他的胳膊。


那人终于正眼看了郝眉,但是眼神和脸色都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他看了看郝眉,又看了看郝眉还抓着他胳膊的手,也不说话,无声的等着郝眉自己开口。




“那个...加菜!”郝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但是眼下好像也没有别的更好的说辞还解释自己刚刚奇怪的举动。索性心一横将那人又拉近了些。




“加一个毛血旺,一个香辣蟹,一个蛋黄焗鸡翅。额...”郝眉又看了看旁边满满当当的顾客,突然想到这家店里好像只有他这一个人在忙前忙后,心里一下子就有些过意不去,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眨了眨眼睛心虚的问“那个...点这么多你会不会很累啊?”


那人愣了一下,像是没想到郝眉会这么问。下一秒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然后摇摇头。


“没关系。”




听到他的回答郝眉又开心起来“那谢谢你啦,一样一样慢慢上就可以,我不着急。”




嗯,一样一样慢慢上,然后多来几次。






(四)




如何优雅的泡一个厨子?


当然是去他家多吃饭啊!




这是郝眉在家苦思冥想了一整天得出的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办法。




从此小吃店简直成为了郝眉的第二个家,一周七天准时准点风雨无阻,上班都没见他这么勤快过。


不过也有件挺奇怪的事,致一现在刚刚起步正是吃苦的时候,加班到十一二点也是常有的事。可是每次下班之后去小吃店,它都还没打烊。




这天也是,结束工作时已经是凌晨两点。这个时间ko肯定休息了,郝眉疲惫的舒展了一下筋骨,本来准备之间回家,可是半路上又习惯性的拐到了小吃店的那条街。


居然还亮着灯,郝眉有些惊喜的走了进去。




店里已经没人了,只有ko抱着手臂坐在前台,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等人。


“你怎么还没去休息啊?”




ko见是他来,站起了身子“你不也是。”


“我加班加到现在啊...累死我了。”郝眉委委屈屈的吐着苦水随带撒个娇“ko,给我多弄点肉吧,我一下午没吃饭了,好饿...”


“嗯。”






(五)




ko去后厨做饭了,整个店里只剩下郝眉一个人。没有白日里吵闹的食客,甚至连只会出声的苍蝇蚊子都没有。太安静了,安静的本来就困倦的郝眉更是连打了几个哈欠。


不行,不能睡。


ko还在给自己做饭呢。


郝眉使劲摇了摇头,努力想着能让自己清醒的办法。




喝点酒吧,精神精神。他的目光落到了角落里的那一箱子酒精饮料上。


连续喝了两瓶,睡意却并没有缓解多少,反而更加昏昏欲睡。




难道是因为度数太低了精神不起来?


郝眉又去酒架上拿了瓶老白干。这个看起来劲够大。




白酒掺rio,劲的确是够大。只一杯下去,郝眉就感觉面前的桌子分裂成模糊的好多个还飘来飘去。头也变得越来越沉,怎么都抬不起来。


郝眉慢慢的趴到了桌子上,眼前变得越来越黑,终于头一歪,彻底睡了过去。




(六)




车轮子戳




(七)




那次酒醉之后,郝眉明显感觉到ko对自己热情了很多。虽然外表看起来还是冷冰冰的,与他交谈大多也只是得到一个简简单单的“嗯”为回应,但是在所有的顾客之中,只有郝眉能跟ko说上几句话。平时不管再忙,只要郝眉邀他一起坐下吃饭,他都会把其他客人晾在一边然后坐在郝眉身边,听着郝眉胡乱地东拉西扯。




ko算是一个好的聆听者,虽然他很少对郝眉的话做出什么回应,但是他愿意坐在那里听着自己说那些无聊的闲话,郝眉已经很满足了。




某一天郝眉灵感卡壳,程序连续被返工五六次还是达不到想要的效果。晚上去找ko的时候简直身心俱疲心烦气躁,两手托着腮一句话都不想说。




“很累啊?”ko难得的主动开口。


“累啊..."郝眉抱着头哀叹“要是有个大神能从天而降帮帮我该有多好啊...”




ko一口气喝完了瓶中剩下的酒。






(八)




于半珊说郝眉这段单相思是一个码代码的爱上了一个炒菜的。但是同窗四年,他并不知道郝眉不止是一个码代码的程序员。


而郝眉也不知道,ko也不止是一个烧菜的帅厨师。




他发誓,那句希望有个大神从天而降来帮他的话就是那么随口一说。但是ko却真的在没几天后的一个夜晚,以天神降临的姿态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才知道,眼前这个ko,跟他认知中那个高不可攀的黑客大神,居然是一个人。




好刺激。


妈蛋,更喜欢他了怎么办?






(九)




“你来这上班那大排档的工作呢?”


“辞了。”


“那你住哪啊?”


“肖奈说,可以让我现在公司打地铺。”




那怎么行?!眉哥看上的人怎么能可怜巴巴的睡公司还打地铺?!


郝眉眼珠一转,妙计瞬间涌上心头。




“我那房子还空着一间,要不,你来跟我住?不收房租。”


ko转过头来看他,没说话。




郝眉忽然觉得有点心虚,像是自己那点小心思被人发现了一样。赶紧又补了一句


“不过...你得给我做饭怎么样?我实在不想吃油腻腻的外卖了。”郝眉很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正直且无辜。在ko点了点头之后,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微笑。




幸福的小日子啊,就要来了。






(十)




车戳




(十一)




天堂与地狱之间只有一线之隔,沸腾的血液变的冰凉也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




死一样的寂静。




郝眉佩服自己居然还有力气举得起手中的手机,居然还能平静的与面前这个男人说话。尽管那声音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这是什么。”




“正如你所见。”




ko回答的很干脆,想来是根本没打算隐瞒。


也对,前款已经到手,现在事情被郝眉发现,剩下的七百五十万也马上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到。还省得他多费些口舌做一场分手的戏码或是解释清楚来龙去脉。




郝眉知道他现在应该马上把ko赶出去,剩下多一个字都不要说,多一句话也不要问,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


“什么时候的事?”




起码,也要知道他对自己有没有过一点的真心。




“你在大排档喝醉之前。”




在郝眉频繁的出入小炒店没几次以后,那里就又出现了一位衣着华贵的女人。她坐在ko的对面,把一张照片轻轻地推到ko面前。


“我要你想办法让他爱上你,然后离开他。我要我儿子保持足够的冷血来回家继承家业。事成之后,你会得到一千五百万。”




郝眉握紧了拳头。


真好,从一开始,就是脏的。真不愧是从小给他灌输爱情无用利益至上的母亲,一出手,就连一丁点幻想都不给他留。




郝眉看着ko,把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这个他豁出了全部的真心和热情去爱的第一个人,这个昨日还对他深情款款说着一生一世的人,如今怎么看怎么觉得陌生。




他的人生真失败,被家人设计,被爱人欺骗。可是最让他痛苦的是,当这一切真相血淋淋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竟然还可笑的抱着一丝希望。




“你打算怎么办?”




要是ko也...有那么一点喜欢自己的话...




“你妈答应给我一千五百万,所以..”




郝眉自欺欺人的幻想被ko冷漠的声音打断,如果屋子里的这些摆设能够听得懂人话,大概全都在嘲笑着他的卑微。




在眼泪掉下来的前一秒郝眉狠狠的抬起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拼命扯出一个笑容“我知道了,你走吧。”




ko没有动,看起来像是还有话说。


可是郝眉不想再听了,他不再容许任何人来践踏他的尊严。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居然能把ko连推带搡的赶出了家门。




郝眉顺着门无力的坐下,身后传来阵阵的钝痛。


那都不重要了,再怎么疼也不会比心更疼。




一切都结束了,什么都没有了。






(十二)




郝眉的母亲原以为用ko可以让郝眉变得心灰意冷从而回家继承家业,然而她的如意算盘却只打对了一半。


那个穷小子如她所料的为了钱甩了郝眉,郝眉确实变得心灰意冷,可是却依然坚持不肯回家。




计划落空的她只能动用最后的办法,切断郝眉的经济来源。她深知自己的儿子不是个贪图享乐的人,大学四年只有六百块的生活费他都能过的有声有色,更何况他现在自己工作还有着不菲的月薪。


光是停掉郝家给的信用卡是没有用的,所以她使了一点手段,冻结了郝眉所有的银行卡。并且在一个寒冷的晚上,找人收回了自己送给郝眉的那套房子。




夜晚,郝眉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外套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寒风吹在他的身上让他禁不住打了寒颤。




所有的卡都被冻结,身上的现金加起来不到两百块钱。没想到他竟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夜已经黑透了,他却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




朋友家不能去,他妈为了逼他回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不能给朋友添麻烦。更何况他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现在这幅狼狈的样子。




不知道走了多久,郝眉终于走不动了。他坐在路边,曲起腿将头埋在膝盖里把自己缩成一团。




一百多年前,卖火柴的那个小女孩死在大雪天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冷?




自己或许还要更悲惨一点,卖火柴的小女孩起码没有像自己一样被人骗钱骗色还被上完就甩。




悲伤中郝眉感到有一件衣服披在自己的身上,突如其来的温暖让他抬了起头。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男人此刻正蹲在他的面前。




“我那天的话还没有说完。”




那人从兜里取出一张银行卡放到郝眉手里“这是你妈给我的,一千五百万。”




“所以,我们私奔吧。”






(完)




郝眉他妈:“?????????拿我的钱拐我儿子?????人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