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snake

【K莫】【盲狙高考作文】十丈软红尘

看哭两回

公子牧洋:

   浙江卷:   


   有位作家说,人要读三本大书:一本是“有字之书”,一本是“无字之书”,一本是“心灵之书”。


   字数:3700+ 艾特我派 @pat派 


   青城山上姓郝名眉的道长近来下山除妖时,从那食人的巨蟒巢穴中捡来了一只小狼妖。


   狼妖被捡回时还不会化形,小小的一只,有着银灰色毛绒绒的毛,每晚都像只小犬一样非要挤在郝眉怀中睡。


   恰逢冬日,屋内也带着些寒气,郝眉抱着软软的小狼妖夜夜睡得安稳,只是偶尔也想过自己一个道士带着一只妖,似乎不是那么妥当,不过这点自以为不妥当在问过了自家师兄后消失无踪。




   师兄名叫肖奈,羽衣蹁跹宝相庄严,郝眉抱着小狼崽问师兄:“我在这道馆中养妖是不是不好?”


   肖奈问:“此妖可曾伤人?”


   郝眉答:“未曾。”


   肖奈说:“那就养着吧。”


   郝眉皱了皱眉摸了把狼妖毛茸茸的耳朵:“要是我带他下山有人不信这是只好妖呢?”


   肖奈一甩浮尘冷哼一声:“那你就说‘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我飞升!’”


   郝眉觉得师兄说的好有道理竟无法反驳,就心安理得的养起了自己捡来的妖。


   他给狼妖起名柯辰,柯是随了自己师父的姓,辰则是因为起名那晚璀璨的星光。




   慢慢狼妖一日日大了起来,依旧夜夜和郝眉抱在一起睡,直到自己都能占了半边床也没被郝眉赶下床。


   是夜,月华如水透过窗帷将郝眉和狼妖都浸在里面,月华中银灰色的狼毛变得透明消失在空气中,取而代之的是人类纤长的四肢和光滑的皮肤——直到第二日醒了发现自己被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抱在怀里的郝眉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的狼妖化形了。


   柯辰化形后的样子还不错,剑眉星目,嘴唇微厚一副多情的模样,可依旧像狼样时那样缠着郝眉,恨不得无时无刻都不分开。


   郝眉只觉得是自己将狼妖养大所以才会对自己这般依恋,可肖奈看到狼妖看向郝眉时带有占有欲的眼神眯了眼。




   “你对我师弟有何居心?”一日趁郝眉闭关修行时肖奈问在关外守着的柯辰问。


   柯辰和人类生活再久也只是只不谙红尘的妖,直白答道:“我只想和他永远不分开。”


   肖奈没想对方答得痛快,楞了一下不知说什么,只扔给狼妖了一堆书,本本皆是风月情爱。


   肖奈想这妖不懂人世情爱,不如给书让他看个明白再说这话不迟。




   等郝眉出关时,就见柯辰抱了一捧在山间采的繁花就要往自己怀里塞。


   郝眉被花香熏得晕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柯辰顺势抱着自己就说:“我心悦你,我嫁给你吧!”


   郝眉被柯辰抱得死紧,他还没反应嘴上就又被狠狠亲了一口。


   红着脸将柯辰推开,郝眉问了自己闭关后的种种才闹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罪魁祸首的肖奈早就去了他方远游,郝眉看着自己和柯辰的房间里几摞风月话本一阵头痛。


   “你一个妖,如何懂得人间情爱呢?”郝眉叹了口气对狼妖道。


   “可这书上说,你若看到一个人就心生欢喜,只想长长久久的守在他身边,便是爱了。”柯辰说的认真,他看遍了能找到的所有的书,本本白纸黑字全在这么对自己说。


   郝眉听了不说话,只伸手摸了摸柯辰的头,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就要走。


   柯辰拉了道长的手不放开:“你说不过我,便要逃是么?”


   郝眉摇摇头,只问他:“我捡来你后从未让你受过伤,你可知什么是刀划皮肉时的痛?”


   柯辰想到他看到的书中所写答道:“如火燎一般,如针刺一般。”


   郝眉听了抽出腰间短刀划破柯辰指尖,朱红色的血连成珠向下落,郝眉问他:“可是如火燎一般,如针刺一般?”


   利刃划破只一瞬间尖锐的疼,然后便是伤口间隐约的钝痛,和火燎针刺都不尽相同。


   柯辰摇了摇头。


   郝眉说:“是了,书中多杜撰,与尘世间相差甚大,不可尽信。我再问你,你对我所抱情感,当真是爱?”


   柯辰自生下还未能出人言时父母就被巨蟒吞入腹中,幸得眼前人将自己从巢穴中救出才保全一命,此后也只与郝眉一人相处在一起度日,对情爱一事所知所得皆来自书中,可书中所得又被对方否定,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回应。


   郝眉见柯辰沉默不语也不继续追问,只牵了对方坐在桌边给他包扎伤口。


   刀刃划破的不大的伤口早就不在流血,郝眉三两下帮柯辰包好了创处抬头看他看着自己发呆问:“怎么了?”


   柯辰指了指自己胸口处答:“这里闷痛的很。”


   郝眉眼神闪烁一下,胸中似是有什么情感就要喷涌而出,他咬牙压下那股情感站起身转身走了。


   此后郝眉闲来在山中道馆修行,忙时就和柯辰一道下山降妖,只是两人再也没有同床共枕过。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了许久,一日天刚擦亮柯辰就收拾了行囊站在郝眉寝房门外。


   “书中多杜撰,”柯辰对着刚晨起揉着眼睛的郝眉说,“我若在书中学不来自己心中对你所怀什么情感,便去那炊烟缭绕的红尘中找。”


   他说罢便头也不回的下山了。




   柯辰若不露出本体也没人能看出他是妖,他用跟着郝眉学的道法或看风水或降妖除秽谋求生路,他长相俊朗,除了不苟言笑也没什么别的缺点,很快就在人世站稳了脚跟。


   慢慢的,有人传起在离青城山数百里的小村落中有个好看的降妖先生来。


   降妖先生就是柯辰,他帮人除秽时收可供自己度日的银两就行,只是请他去帮忙的人家必须回答他两个问题,其一是何为红尘,其二是何为情爱。




   三月初,李生家的二大爷夜行赶路时偶遇了厉鬼,厉鬼缠身将李二爷折磨的生不如死。这李二爷其实不是个好招惹的,对小辈常常责骂口不遮拦,李生和他家二爷见面常一言不合就起争端,关系说是势同水火也不为过,如今见二爷蒙难李生却想也没想就掏出银两请柯辰驱鬼。


   将厉鬼打散后的柯辰擦着他的桃木剑,看终于恢复神智的李家二爷刚说了几句感激的话就又对自己侄子挑三拣四,李生听得青筋直跳连声反击,两人吵得恨不得将房顶都掀翻。


   李生媳妇走到柯辰身旁咧嘴笑道:“让您见笑了,这二爷嘴虽毒可对李生也是实打实的好,”她目光含笑看着自家兴致勃勃和长辈掐架的相公对柯辰温柔道,“道长,这争吵便是红尘啊。”


   五月初,陈二家的三公子招惹了艳鬼,只一个月便精气了了面如金纸。虽然陈三公子是个膏粱子弟,可他父亲却是个正派人士,陈父年轻时中过举人,又当了几年官后因看不惯官场浑浊请辞回乡当了乡绅,陈父年轻时只忙于政事无暇顾及几个孩子,加之陈妻溺爱,才有了陈三公子这样的人物长大。


   除鬼那日柯辰看着陈三公子怀中紧抱着红粉骷髅,叫烟柳的骷髅歪了脑袋靠在三公子肩头,听抱着自己的人嚷嚷着要是这叫烟柳死了自己也随他去了云云。柯辰在施法前想若情爱便是这般让人不分是非不辨真假,未免有些可怖了。


   剑斩情丝,骷髅落地,陈家瞬间乱做一团,三公子哭着寻死的喊叫,两个哥哥上前拉扯相阻时的争执,陈母喜极而泣的哭声纷纷间杂在一起。


   柯辰收剑问身侧唯一还算镇静的陈父:“眼前纷扰也是红尘么?”


   陈父心中一边是对儿子恨铁不正刚的愤恨一边是儿子得救的喜悦,两者交杂让他红了眼圈,他哽了哽回道:“也是红尘。”


   七月初,柯辰去村口钱屠户家买肉时看钱大印堂发黑,就问了一句家中是否有怪事发生。钱大是个直爽的人,他当即便关了肉铺就要带柯辰回家看看。


   钱家小院不大,刚生下来的儿子躺在婴儿的小床中,旁有一团灰影哼唱着小曲似乎是在哄小床中的孩子睡觉。


   灰影是难产去世的钱妻,她见丈夫带了道士回来刹时就垂下两行清泪来,钱大也垂泪不语。钱妻泣了一会儿对钱大道:“我知你怕我在这尘世停留太久变成伤人的恶鬼,无法善终只能进地狱百般折磨。”她对柯辰道,“道长,带我走吧。”


   钱大看了孩儿又看了已不是人的妻子哭的不能言语,他想伸手去牵妻子的手,可手却只穿过那团灰影什么都无法触碰到,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在柯辰念往生咒前钱妻一抹眼泪道:“道长,我听闻你总在问红尘和情爱为何物,小女自认参不透何为红尘,可这情爱还能说出几分道理来。所谓情爱便是我见他带了道士回家也能知他不会害我,”她说着又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接着说,“情爱便是我不愿分离,死后拼着下地狱的可能也要回来再看他一眼。”


 


   送完钱妻那日柯辰晚上辗转不能眠,他想到白日夫妻两死别时的眼泪只觉得胸中憋闷不已。柯辰想到青城山上那个清秀的道长,似乎第一次浅尝到两人的分别中连带起的淡淡苦涩,接下来日子一月一月过得飞快,柯辰的这份苦涩却无法化解越酿越浓。


   一天晚上,郝眉的房门响起了敲门声,点了蜡烛郝眉从床上批衣起来开门,门外站着离开道馆的一年后的狼妖.


   “我在红尘中混迹一年,虽不说见惯人间百态,但也比之前长进不少,”狼妖身披月色对眼前人说,“我依旧说不清情爱为何物,却知晓自己是怎样的不愿与你分开。”


   温暖的唇附上郝眉的唇,唇齿纠缠间有什么东西被狼妖推进郝眉口中,这东西滑过喉咙进入他体内瞬间四肢都暖了起来。


   没了内丹的狼妖舔了舔嘴唇将道士抱入怀中说:“我不愿和你分开,只想年年月月都和你纠缠在一起。现在内丹给了你,你若出了什么事,我就也不能独活。”


   郝眉脸埋在狼妖怀中,眼睛一热就流下泪来,他哽咽着轻声说:“傻子,这于我而言就是情爱了。”




   等肖奈云游归来时看到自己的师弟有了爱人,爱人就是那只被他捡回的狼妖。


   柯辰毕竟是只妖,和郝眉在一起难免有些磕磕绊绊,比如今日他轻轻拍了拍紧紧把自己锁在怀里不让他和归来的师兄打招呼的柯辰解释:“我见他欢喜只是因为他是我师兄,并非我对他有和对你一样的情爱。”


   柯辰把内丹给了郝眉后常会露出自己原型的一部分,比如今日就露了一双耳朵,他晃了晃耳朵还是一脸的不情愿的亲了郝眉一口,干脆化成狼形赖在郝眉怀里让他除非抱着自己出门否则哪都去不了。


   郝眉拿柯辰没办法,伸手顺了顺狼妖银灰色的毛。


   柯辰顺服的眯起了眼,他想起自己下山的那一年突然说:“我虽没参透情爱但红尘明白了七八:人若有了牵挂的人,他就有了红尘,”狼妖在道长怀里抖了抖耳朵接着说,“而你就是我的十丈红尘。”


 


 


   BTW:这篇我真是咬着牙硬写啊,反正交卷了极不及格我就不管了。


   下笔角度:


   有字书:一般的书。无字书:经历所得。心灵之书:维护彼此想通情感并一同成长的过程。


 


 





评论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