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snake

【RK正传】7


ps.欢迎大家评论,有什么不满意,或者有什么想法要点梗的,来私聊,我一定尽力。谢谢喜欢,慢用。

第七章危机四伏(下)
淘淘乐街有一条幽暗的小胡同,挨着那间价格异常便宜,却很久没有人住的小独栋——淘淘乐街十三号。
有人说,这栋房子出过事,风水不好。
也有人说,这栋楼里有不干净的东西,会带来厄运。
更有人说,它里面闹鬼。
所以一传十,十传百,这事就这么传开了。可是修并不是什么喜欢和邻居们拉家常的善茬,根本没听说过这码事,只是想找个安稳的,地段好的,方便出行的地方安顿下来罢了。因为这栋房子价格合理,又向阳,所以他就一眼相中了它,当时就买了下来。
更何况他可是赏金猎人,他可不缺钱。
虽然谈不上是腰缠万贯富可敌国,但若是做个生意什么的,肯定会富甲一方,所以,买栋房子算什么?
住进去后才发现一件趣事。这间房子有个暗门,通向十三号旁边放置杂物的死胡同,而这个死胡同的南北方向又有条很窄的小道,可以穿梭在这一整条街店铺的后面。不仅如此,这间房子还有个地下室。地下室的入口在暗门外,看似是一个普通的井盖,其实是一扇隐藏的很绝妙的小门,地下室很宽敞,可以给修当实验室,养宠物。
总之,这还是个不错的地方。
有时候可以叫萨洛来喝个茶什么的,哦对了,她也买了房子,不知道在哪。
改天去捣捣乱,一定很有趣,那个做家务能要她命的家伙。
淘淘乐街的另一角:
一个深蓝色张扬短发,披着深色镶金色边的披风的身影完美的融在一小片不易察觉的阴影里。蝴蝶眼睛下看不透的神秘色彩。身边一只悬空的带着黑色蝴蝶眼镜的黑色超级拉姆时不时抖抖叶子,轻轻的喘着气。看着身后马不停蹄追赶来的熟悉身影,侧过脸颊哂笑道:
“瑞琪,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怪盗用戏谑的口吻向往日一样嘲笑着,转身正视胡同口的骑士团长。眼熟的一抹金色,仿佛让这幽暗的小胡同有些光彩起来。
“RK!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去!!把偷来的宝石还回去!!”瑞琪厉声喝道。眼里漫出不容侵犯的威严,可这在怪盗眼里,只是小猫亮出爪子一样装作威风。
看着眼前高傲又可恨的怪盗,瑞琪心里的阴影一点点四处扩散…“怎么那么凶啊?对我这么不客气?信不信我…”RK的右手出现了一块带着金色锁链的怀表,作势要挥出去,瑞琪毫不客气的抬起了剑锋,冰冷的寒光闪闪发亮,衬出瑞琪毫不畏惧的面孔。
“可以啊瑞琪?要不要睡一觉?”瑞琪触电般退后,扬手挡在眼前,左手紧紧地握住剑柄引开自己的注意力,就在这时,鼻尖掠过一丝熟悉的花香,再看看满地的黑色花瓣,有的还荡在空中,哪里还有怪盗的影子!?
这时,空中掉落一抹猩红,一块十厘米左右的半棱形,闪着妖异的光。
“假的东西,我从不稀罕!拜拜了瑞琪,下回见!”
戏虐的声音消失在半空,瑞琪的脸上渐渐涌出愤怒。
“RK!!我饶不了你!”
地上的假宝石,映在了瑞琪坚定的眼瞳中。
……………
回宫后,伊莎和么么约好课就离开了皇宫,可是没人发现,她又绕了一圈,回来了。就在刚刚,瑞琪和RK的谈话她听得一清二楚,虽然才来摩尔庄园几天,就明白了这堂堂骑士团团长瑞琪和怪盗的关系绝非一般。他们好像多年的挚友,了解彼此;但又好像夹着一层隔阂,让他们不能敞开心扉做朋友。
尤其是那个油嘴滑舌的怪盗RK,凭着一张嘴就能把骑士团长气到发飙,也真是个神奇的主。说实话,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个家伙都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瑞琪的剑术应该和自己能打成平手,他身手敏捷,脑子转得也快,性格更是无可挑剔,不愧是团长。
那个怪盗RK更是厉害的令修咂舌,缜密异常的思维,精巧的身手,不容小觑的魔法实力,也是个很强劲对手。修很久都没碰到这么有趣的对手了,不过他可不想和他们当对手。
不过,他们到底什么关系呢?看起来敌人不像敌人,朋友也不像朋友…看着怪盗调戏瑞琪时的得意和傲慢,极其善于捕捉面部情感的他竟然看出了一丝兴奋和渴望,还有愉悦。
不对劲,这很不对劲。
RK对待瑞琪的表现可不是敌人对待彼此的感情,反而有种莫名的热络,仿佛就像一个孩子看见一个陌生的东西,想碰又不敢,但又忍不住好奇,只能试着轻触一般。总之,他们的关系说不清,肯定有鬼。
不过再怎么样,也不可能逾越过那一条线吧…伊莎这么想着,要是真的是那样…想到这里,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哆嗦了一下,她实在不相信怪盗对瑞琪会有那样的感情,依赖?又或者是…钦佩?折服?或许是…
“呸呸呸,我还真敢想!”伊莎打了个寒战,没事没事,想想而已,反正不是真的。
要是他们的关系更近一步,先不说别的,要是打起来吃亏的可是她。
伊莎换回平时的伪装,恢复修的本来面貌。灵巧的在行政院的屋顶上翻舞,三下两下就来到了洛克行政官办公室的窗户旁。贴着古典特色雕花的窗饰,修轻低下头,静静的聆听,利用一面穿衣镜完整地看到了屋里人的一举一动。
正巧看见推门而进的瑞琪,向洛克说明事态后,换来了洛克难以置信的话语:
“瑞琪,你是说RK又把公主的礼物还回来了?还是假的?这怎么可能呢?!公主的礼物是国王亲自挑选的,怎么可能有假,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瑞琪刚想说什么,却意外地发现有些不对劲。
不对。
洛克行政官刚才说那宝石还是假的?
还是假的?
还是假的。
…………
“没关系的!洛克行政官说过了!那是一块假的赝品,洛克行政官说的!瑞琪瑞琪,给我讲讲发生什么事啦!”
……
昨晚么么公主的话语绕在耳边,瑞琪心中的不确定又证实了一分。
既然么么公主说洛克行政官说那是假的,那他怎么又会不知道?
再说,那他为什么要给么么假的生日礼物?!
“对了洛克行政官,您昨晚在哪里?”瑞琪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了一句。洛克一回头,有些奇怪,“当然是在大殿啊?你忘了,么么和我在一起呢!”
露马脚了。修心里嘀咕着。
瑞琪心里早已猜透了些许,看来,么么口中的知情者和这个人,亦真亦假。
谈话草草了事,瑞琪回了房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一点一点绕起来,仿佛正结成一个蛛网,等待猎物一头撞进。
一头雾水的坐在桌前,右手轻轻搭上桌上那把金色的佩剑。看来这件事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可能洛克有问题。
“嗨,朋友,想什么呢?”一个声音让瑞琪回过头,右手下意识的抽出匕首,横在身前,双眼盯着坐在窗边,翘着腿的修长身影。
修对这种绝对敌对的态度很不满,“我可是来帮你的,再这样我就走了。”
“你来干什么?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再回来了吗?!”瑞琪稍稍抬高了声音,握着武器的右手又紧了几分。
修跳下窗户,拿起桌边拿块假的水晶,醒着斜进屋的阳光看了看,轻蔑的一笑。
“啪嚓”一声,那块做工精美,色泽饱满的宝石瞬间化成了一堆血红的粉末。
“呵,真是无聊。怎么样,发现端倪了吧?皇宫里好像进了一些肮脏的小老鼠,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它们挑出来呢?对把团长?”修往瑞琪身边凑了凑,顺便用手捻着骑士的领子。
瑞琪没有回答他,掸开他的手,并没有正面回答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修喘了一口气,对瑞琪的这种有些磨蹭的态度烦到了,一摇衣服转身就走,“切,没趣!还皇家骑士团团长呢?这点气量都没有,小气。”
“等等!”瑞琪开口,“你要我怎么帮你?”修没说话,只是抛给了他一个黑色的窃听器。“把这个粘到洛克的帽子上,还有,这些天谨慎一点,皇宫可能会有客人,你必须寸步不离么么公主。否则,后果我可不负责。”修双手抱怀,一脸的傲气。
“好…那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东西?”瑞琪还是不罢休。
“总有一天会让你知道的。不过现在不是时候。”
“你们这些走在刀尖上的人,为什么不加入骑士团或者警署呢?为庄园做点好事…也是不错的选择,为什么偏偏走极端呢…”瑞琪小声嘀咕。
“行了,我走了,有事的话去黑森林断崖边,有一朵黑色的鸳尾花,碰碰它我就会来。别忘记我交代你的事。”
说要,就飞身翻出窗口,在瑞琪的视野里敏捷的闪动两下就消失不见了。“这么好的身手,真是可惜了…都快赶上RK了。”
不对,跟那个家伙有什么关系?
最近真是被他洗脑了,真是个祸害。
但是他没听到修的一句小声嘟哝:
“切,你以为我不想当骑士啊?你以为我不想进骑士团啊?”
“只不过我觉得,还是你当团长比较好。”
…………
在不知名的某一处:
黑色斗篷下不知道藏着什么幽深莫测的诡异生物,只能看见一双散着红光的眼睛,身后响起了“扑棱棱”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要一飞冲天。
“宝贝们,午餐时间到了~”那个神秘人一甩斗篷,“刷!”数十条黑影从斗篷里散开,窜向四面八方,一哄而散。
那些黑影就是鸦尸。
万物有灵,尽管是死去的东西日久天长也会有灵性,这种东西说来也恶心,成群的鸟尸的融合体就是它们。
……………
“小露,别跑那么快,当心别摔着了!”一个只能是从母亲嘴里说出来的口气荡在耳边,修隐在房檐下,静静的看着这个温馨的场面。
“真没劲。”不自觉的扯扯嘴角,舔舔干涩的嘴唇。
嘴上这么说,心里早就荡起了千层浪,自己的家人呢?怎么不在身边。
这么想着,脚下的动作就慢了下来。
这个叫修家伙,和那个RK一样,死要面子,看起来很强大,其实内心深处都有那么一片禁区,也是最柔软的地方。
只要被别人抓到了弱点,就会输的一败涂地。
“妈妈,那是什么?”稚嫩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撕裂狂风的声音,小女孩一下子被扑倒在地上。
“哎呦…妈妈!”年轻的母亲转过身来,脸上温和的表情一下子变成了惊恐,“小露,小露!!”
在街道上的行人都投来了目光,那个母亲扑过去,疯狂的撕扯着孩子身上的不明生物,“妈妈!妈妈!我疼!”小露痛苦的叫了起来。一只小鸟形状的黑色生物在大口大口地啃食小露的身体,好在善心的人还是有的,马上就有路人冲过来帮忙,三下两下就吧那东西扯下来,狠狠的用脚踏碎,小女孩身上鲜血淋漓,很快失去了意识。“小露醒醒!不要吓妈妈呀!!”那位母亲的脸上堆满了惊恐,脸上滑过一道又一道泪痕。
“出什么事了!!”碰巧弗兰克的骑士小队巡逻经过,一名骑士抱起小女孩就冲向了救治院。
“刷!刷!刷!”不知何时,天空只出现了许多这样的鸟儿,像一支支利剑冲向地面,弗兰克挥手一剑把一只砍得粉碎,可更多地冲了上来。其余骑士也纷纷挥起武器,毫不留情的砍杀这些肮脏的生物。
看到血腥一幕的修眉头狠狠一皱,右手闪过一抹亮银色,一扬斗篷刚要冲出去,却被一只黑色的超级拉姆拦住了。
“这是…鲁比?!那RK…”
“猜的不错。”又是这个声音。
“你要拦我?!”修怒不可遏的吼着,面罩下的脸颊有些扭曲,他虽然身份不凡,但他容忍不了平民受难。看到那个神秘的怪盗一脸挑衅的看着自己,他顿时起了杀心。
他可不是那个善良的骑士团长,只会挥挥剑不动真格。他可不是什么只会打哈哈的善茬,要是真的想杀了RK,也就是动动指头的事,易如反掌。
RK扬起嘴角,清冽的声音不大不小的穿紧修的耳里:“别急呀,瑞琪一会儿就到,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RK笑笑,扬手拿出一张通缉令,悬赏额大的惊人。
清风扬起他深蓝色的短发,仿佛在应和他从容的,坦然的笑容。
“杀人犯,你还想去哪?”冰冷的声音响起,修皱了皱眉,眼睛里闪出一丝凌厉的精光。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