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snake

[R瑞]弗兰克副团长的赴约

嗯写的真心棒哒
给大大笔芯呐~
顺便为单身汉弗兰克团长默哀三秒钟hahaha

Beatrice:

※最近太压抑了,瞎几把写文爽一把。
※OOC预警,如有不适请立刻点❌。这真的就是爽文。
※这本是一篇让人哈哈哈的文。如果没有令你哈哈哈那是我的锅,毕竟我的幽默感也就只有瑞琪和弗兰克两位团长加起来那么多。
————————


  单身二十多年没有谈过女朋友、兢兢业业献身骑士团伟大建设的副团长弗兰克,在受到兔兔主编的邀请去喝下午茶的时候着实感到有些意外,他特地挑选了一套不那么正式也不太休闲的便装。
  
  想来弗兰克除了一身铁皮外,就是出席各种晚宴舞会音乐会的正装,再就是偶尔和团长两个人一起去骑个马猎个狐打个板球,或者在社交季上露露脸,这样一件折中的衣服现成没有,临时剪裁定做新衣服也来不及。好在弗兰克想到了一个绝好的主意,那就是从瑞琪的衣橱里借一件来穿,毕竟瑞琪团长难得一见的便服穿搭经常被当选为“最佳男友风街拍”的头奖,也不知他一个老派人怎么单单对服装这么有鉴赏力。
  
  当时瑞琪正在值班,听了弗兰克的诉求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你可以随意借,于是弗兰克打开了瑞琪的衣橱,看见了挂在最里面的那件长风衣。“瑞琪什么时候喜欢穿长风衣了,他不是喜欢那种活动方便的款式吗?”高腰线,浆得挺阔的衬衫,剪裁合体,配上骑马时穿的马裤和长靴,这是瑞琪休闲时的标配。但是他也没有多想,毕竟他得赶快赴约,不能让女生久等才是。
  
※※※
  “……那个,弗兰克副团长。”兔兔主编尬笑,暗搓搓把地上的外卖披萨盒踢进了角落里:“其实您不用亲自准备茶点的,真的。”……你们骑士团平时都点了什么技能啊?!
  
  言归正传,兔兔清了清嗓子:“副团长,我是来向你打听……”
  
  “骑士团的军事机密恕无可奉告。”职业病发作的弗兰克挺直腰板说得义正言辞,是那个吓跑无数相亲对象的副团长没错。
  
  “不,我是说,瑞琪团长和R.K.……你知道的,他们两个有没有……”
  
  “有没有什么???”
  
  “什么?你居然不知道?”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摩尔报社社长兼摩尔八卦文学社社长兔兔小姐对弗兰克进行了一系列的宣教,从R瑞两人相爱的可能性,到萌点虐点,到两人命盘的神秘学分析,说到兴起居然把她收藏的同人本都翻了出来,中心论点十分明确清晰:“弗兰克副团长,你知道安利吗?”
  
  弗兰克盯着这个同人本的封面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想起来前几天在侍从那帮熊孩子的床板下就发现了这样一本。封面一看就出自丝尔特的手笔,当时他还以为是以瑞琪为蓝本的传奇小说。又想到平时操劳的老派人瑞琪怎么会有时间去关心时尚,还有瑞琪衣柜里的那件金线滚边的风骚长风衣……信息量太大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反应不过来的弗兰克副团长坐在原地当机了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在心灵剧烈冲击的余震中站起身来,没有理会兔兔主编“下次再来”的客套话回到前哨站。他回来的时候瑞琪也已经值班回来,对方把头盔摘下来抱在腰侧,好团长交接工作之余还不忘关心一下属下的感情生活:“你和兔兔主编的约会还算顺利吗?”
  
  弗兰克双手捂脸,把脑子里不好的想法赶了出去,心想这是哪门子约会,明明就是邪教洗脑现场,要命的是就连他这种意志力坚定的人也被洗脑成功,更不用说其他人……纠结了一阵他抬起头来,一本正经地说:“团长。”
  
  “怎么了?”走了一半的瑞琪闻声转过身来。
  
  “……没事,衣服我拿去洗干净了还你。”弗兰克最终还是没敢向瑞琪汇报,他在想瑞琪若是知道了会气到飙血的。


※※※
  弗兰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加了什么buff,自从他被传教后居然就这样愈发接受了这种设定。相爱相杀的设定真的挺带感的,尤其是两个人的明暗对比如此强烈,还真有点天生命定的感觉……不对,他的上司怎么可能是同性恋!?
  
  话虽如此,R.K.夜袭前哨站的时候,瑞琪和R.K.两个人的对话以前有那么糟糕吗?R.K.还是一脸“恕我直言,在场的诸位都是垃圾”,后面似乎要补上一句“除了瑞琪,瑞琪在场我还能陪你们玩玩。”瑞琪走上前:“R.K.,你这次休想逃跑。”R.K.勾了勾唇角:“那你来追我啊。”
  
  惹!明撕暗秀,当众调情!脑内的文字被不断地分泌出来,好似饥肠辘辘时闻到了食物的甘美气息,疯狂分泌唾液那样不受控制。


  “‘那你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是你的,追不到我你就是我的。’那个穿着长风衣的男人已然被逼到了箭塔边缘,从容地朝着骑士团长摆了摆手像是在道别,然后身体向后坠了下去。骑士长身形暴涨地冲过去伸手一捞,只扯下了对方的一块衣料。‘再见了,瑞琪团长,今晚我有要紧事做,记得你是我的了。’男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里。——《Mondschein sonate(月光曲)》#R瑞 #相爱相杀”
  
  这都是些什么脑洞???弗兰克看了看四周,其他骑士一脸木然,好吧,是他自己想多了。
   
  吃早饭的时候,弗兰克照常和瑞琪坐在前哨站的食堂里吃饭,弗兰克瞥到瑞琪的餐盘里少了他常吃的几样。
  
  “今天没有吃苦瓜?”
  
  “饮食太单一对身体无益,所以最近要换换。”
  
  “真难得。”幽默感一向不佳的弗兰克开了一个不是很好笑的玩笑。
  
  “还有你,不要总是凭自己喜好摄食,”团长好心提醒,末了还不忘补上一刀,“你最近好像瘦了不少,前几个星期要死要活练的肌肉又都回去了。”
  
  “‘不要总是凭自己喜好摄食。’瑞琪严肃地阻止对方把装水果的餐盘向外退出去的趋势,‘饮食太单一对身体无益,这些你懂的比我多吧。’R.K.与瑞琪对峙良久,最终还是妥协了,他叉起一块苹果,牙齿轻轻咬着边缘,然后在对方严肃地注视下,伸手揽过对方的脖子,舌尖一顶,将那块水果送进了对方相通的口腔里。——《Pachelbel's Canon(D大调卡农)》#R瑞 #日常 #小甜饼”


※※※
  弗兰克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介于他最近肖想自己的上司的程度有些严重,过分的是另一方的主角还不是他自己,他决定去克劳神父那里告解一下。
  
  但是在告解的过程中他的脑洞又开始不受控制,前几天在看关于十字军东征的书冒了出来。
  
  “‘『神的旨意』只不过是个幌子,瑞琪,你不是在为神而战,不要做了实现他们野心的工具。’瑞琪的耳边又响起了R.K.的话,‘他们不会在乎一个棋子的死活,为什么不考虑下真正关心你的人呢?’天空是颓败的颜色,尸体横陈遍地,视野在此刻变得格外空阔寂寥,大雨倾盆而下试图洗净这座城市的罪恶。世界仿佛被混沌充填,模糊了界限。瑞琪的眼眶冷得几乎结冰,落在脸上的冰冷液体早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别的什么液体。——《God Wills It(神的旨意)》#R瑞 #AU #十字军东征”
  
  “瑞琪的眼睛映着不断变换色彩的灯光,如同玻璃珠一般通透,迷幻得有些不真实。R.K.盯着这一双眼睛,突然说:‘把眼睛闭上。’瑞琪闭上了眼睛,一个极其青涩的吻落在了他的眼皮上。他眼皮下覆着的眼珠不安分地转,软金的睫毛抖动着,搔得R.K.的嘴唇发痒。瑞琪倏然张开眼皮,揽着R.K.的头靠向自己‘如果被人发现,我们两个可就都没有学位了。’‘不要瞻前顾后的,专注当下,我的朋友。’——《Duetto buffo di due Gatti(猫之二重唱)》#R瑞 #AU #摩尔公学 #少年情事”


  后来他发现,每次R.K.和瑞琪公然调情(虽然瑞琪并没有意识到这是调情),其实骑士团的其他人哪里是木然,根本就是看破不说破的表情,因为弗兰克现在也是一脸这样的表情。


  “副团长,欢迎入坑。”


  “谢谢,……不对,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挨罚了吗???”


  够了,够了……!这该死的脑洞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可它们还是不经意地冒出来,越是抵抗就越是触发了相反的效应。告解无用,心理疗法也没有用,他甚至去尝试了以前从不相信的催眠,均以失败告终。瑞琪还以为他得了什么严重的病,好心地批了他半个月的休假。


  折腾了半个月后,弗兰克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
  “您好,这里是摩尔报社,投稿事宜请转xxx-xxxxx,如有其他,请嘀声后留言,或到爱心教堂街99号摩尔报社面谈,我是兔兔主编。”
  
  “喂,兔兔,我是弗兰克。”
  
  “呀,弗兰克副团长,你怎么会打电话来呢?……好的好的,我明白了,那下午见咯,弗-兰-克副团长~”
  
  扣下电话的摩尔报社社长兼摩尔八卦文学社社长兼本次R瑞本主催兔兔主编再也绷不住笑,用手对丝尔特比了一个V字手势,“我们的盟友又要多一个大大了。”


  所以解决方式就是放弃挣扎,放飞自我,R瑞大法好,入教保平安。弗兰克副团长表示这就是套路啊套路,但是还是被拉进了坑底。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