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snake

【RK正传】8 瑞r瑞误差 雷者慎入 有互攻

瑞r瑞无差

下面正文:


第八章天价通缉犯
“…”修沉默不语,这对于他来说真的有些反常。往往这个时候他都应该用最快的速度一刀抹脖子,而今天不一样,他只是不说话。因为他还没有完全了解对方的底细,也许能从他的身上了解些什么。
说真的,修杀的人真不少,他身上的血腥味如果不用特制的药水加以遏制,那么绝对可以引来黑森林里的魔物。而这种特制的药水,就是萨洛做的香蕉卡布奇诺。
话说,连他都差点忘记,他,RK也是个通缉犯,悬赏令可不见得比他少多少。
“所以呢?”修有些好笑,就拿了张通缉令,能把他抓住还是怎么着?他抓抓头发,“哼…幼稚。说吧,你老烦我干什么?”
这下子轮到RK笑了,“你就这么自信?哦,也难怪啊。毕竟从这份通缉令从印刷厂印出来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能拿到这个数额的万分之一。”
修有些狂妄的笑起来,“就凭他们?你做梦呢?他们连我在哪里都摸不清楚,更何况把我绳之以法呢?说到这个,你难道不想知道,通缉令上的我,是谁画上去的吗?”
还没等RK说话,修又开始无耻的笑了,“哈哈哈!画的那么那么那么帅,当然是我啦!所以,这张通缉令是摩尔史上最最耻辱的一份,通缉犯给自己画像,笑死我了…还有啊,他们资料库里关于我的信息也是我弄的,什么身高爱好特长啊,一个不落全弄上去啦!我是不是很厉害?快夸我快夸我……”修把什么东西悄悄洒在通缉令上,嘴里一直没有停下。
“刷!”RK把那张薄如蝉翼的纸洋洒在半空,很快引起几只鸦尸的注意,几道黑红色的光影冲了过来,叼住通缉令开始撕扯。修立刻明白了,自己上钩了,这不要脸的家伙是想把自己暴露。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能让那些鸦尸死的蹊跷。他往通缉令上撒了施了魔法的信石粉。
RK真的是个不简单的人,自从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就用了微型相机拍下了他的全身特征,在飞艇里更是侵入了世界最全的资料数据库,把这个人所有的信息,事迹,特征,自己身份全部翻了个底朝天。
知道完成这些工作后,一切的一切,才在他的脑子里显现出来。
这个修不是别人,正是三年前称霸摩尔世界的赏金猎人组织—SUE 的成员之一,只要是被他们看上的东西,无一例外的失踪,再也不可能找回来。
这点倒是和自己挺像的。
不过他们偷的东西没什么能让他RK看得上眼的。
另外,相比较偷盗,更吸人眼球的重头戏是这个组织的手上罪孽深重,从未停止过夺人性命,每到一个国家他们一定会留下一滩鲜血,留下他们的记号,然后那些价值连城的宝贝扬长而去。总之,见识过他们厉害的国家往往都会在通缉令上大下血本,对他们恨之入骨,可是打脸的是这帮家伙竟然还留下自己的样貌图纸在各个国家的行政厅,还有一句话:“欢迎来抓我们!下次不见不散~”
更神秘的是他们会在每次行凶杀人后留下一个需要复杂密码的盒子,据介绍说这个盒子里写着被害者的信息和被杀的原因。尽管这种盒子发出去的数量已经有了很多,但没有一个被打开。若不是RK对这种事根本提不起兴趣,他也不介意去破个谜玩玩。
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最无耻的是,SUE还是摩尔世界里不为多见的的雇佣杀手团队,只要是委托他们,你只需拨打一个秘密的电话(当然是一次性的),或者去某个地方触碰一个机关,再放上一袋金币,说明要求,过上几天,要杀的人的死亡照片和头就会放在你的家里。
说简单点,就是赏金猎人。
不过,这个叫修的并不是队长,但是每次出风头的事情他总是主力担当,比如在墙上留个名啦,地上用血涂个标志啦,或者闲来无事在国王和面前嚣张的翻两个跟头炫炫技啦,以及各种社交,都是他来干。
这种肮脏的手段换取金钱,是整个摩尔世界都唾弃的,可是还是有人花大笔金钱雇佣他们杀掉自己想杀的人。
成员有四个,分别是SA,EYZ,U和MY。按照拼音,修应该是U,算是主力。
总之,这个劣迹斑斑的组织一直没有停止被各国通缉,RK的足迹恐怕也没有他们涉及的广。但是如果论一论作案事迹的含金量的话,那RK是当之无愧的赢家。
他从未失手,所有的计划都出其不意,会在最自信的防御下攻其不备,取走一个又一个国家神圣的荣耀。
不过他在调查这个组织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从三年前开始,他们的活跃程度明显降低。根据不详细的资料记载,这个组织在罗瓦纳王国犯下三桩血案后逃窜到边境的一处称为“蒙雾黑渠”的地方,被一队皇室派来的人马追尾堵截,后来那个组织的所有人都失踪了,固守边境的军队搜索了三天三夜,甚至挖地三尺,竟连一滴血迹也没有发现,他们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无影无踪了。
不过可怕的是,国王派出的那对人马竟然也跟着消失,那段时间罗瓦纳王国笼罩上空一阵可怕的阴云,弄的人心惶惶,到现在那个蒙雾黑渠还是个重兵守卫的禁地,危险系数绝对不亚于摩尔庄园的黑森林。
因为几年来科技的兴起,工业大量排放,使这个传说中的朦胧之地走出了传说,真的变成了一个雾气缭绕的可怕的地方。住在附近的居民都听说了这件事,各种传言也四下散开,边境真的成了一个不祥之地。罗瓦纳的国王罗勒涅斯也一直在暗地里排查真相,但苦于形势紧张,那时技术不够先进,一直没能找出真相。随着这颗毒瘤的消失,各国的通缉榜上人越来越少,能抓得都抓了,只剩他们了。哦,还有RK。
总之这两个个体总是在排行榜第一和第二争个高下,最后各国也懒得给他们分个高低,干脆谁犯事谁排在前面算了。但随着SUE的销声匿迹,近三年来都是怪盗高居通缉榜首位。
虽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但RK和他们可不一样。他起码没有杀过人,虽然干的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和修不一样,本质上不一样。
现如今,修出现了。也代表着那颗毒瘤卷土重来了。
修有些看不惯怪盗句句掺杂着自诩高尚的意味,因为他认为RK没有比自己高尚到哪里去。
都是一样的货色,还分什么高低?
都是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有什么差别?
顶多是说自己的手段有点狠毒罢了。
对的,就比他狠那么一丢丢,对,就一丢丢。
修如是想到。
……………
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了,这两个身份迥异,国籍不同,手段不同,看似什么都有差别,又有着相似之处的两个王牌通缉犯,会擦出异色的火花。
……………
“所以呢?你想怎么着?”修用一种无聊的语气调侃道,“我时间很紧的,就刚才和你啰嗦的功夫,我能挣一箱金币。”
“不过会弄脏我的武器,回家还得擦一擦。”接下来的一句,更让RK确信眼前的人是雇佣杀手没错。
“不过,RK你也别觉得你多高尚,你不也是通缉犯吗,你的悬赏令了一点不比我少,别把自己定义太高,你只是个小偷,装什么行侠仗义,你要是正义,你怎么不跟瑞琪去当骑士呢?不是什么好人,就别干好人的事。我最讨厌中立派。”几句话话糙理不糙,他最讨厌这种墙头草,哪边风吹哪边倒。
不过他也太小看怪盗RK的心里素质,他好歹是独立了十几年的世界级怪盗,怎么会因为几句话心起波澜呢。听到修的这番话,RK的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摸摸下巴,脑中浮现出一个刚出炉的捣蛋计划。因为他认为这个修,不是一般的暴躁,一点就着。
不过呢,这个搞怪的家伙睁大了眼睛,用一种惊恐的语气说,“啊呀呀,说多了,不聊了,拜拜!”猩红色掺杂着黑色斑纹的斗篷扬起来,修眼含狡黠消失在黑红相间的火焰里。不过RK没有注意到,地上落下了一张纸片。
伴着一阵黑红色的暗光,剩余街上的几只鸦尸被莫名的一把烈焰烧的殆尽,那三只吞下通缉令的鸦尸毫无征兆的落在地上,也开始自焚!弗兰克一看势头不对,三步并作两步把那只身上火焰最弱的鸦尸挑起来,一甩甩进了附近的一个小喷泉,只得听见“刺”一声,然后就是刺鼻的恶臭。
RK在小巷子里撇了撇嘴,暗藏在蝴蝶眼镜下的双眼里流露出不易察觉的情感,“走吧鲁比,我们去了解他更多一点,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敢这么嚣张。”但是有几个骑士慢慢走过来。
很巧的是,就在RK刚想暴露的时候,街上传出来一位女士的尖叫声:“啊!!团长!RK在这里!!”
瑞琪敏锐的神经一下被挑起,随之挥舞长剑闪身冲向一个阴暗的小胡同,可是里面空无一人。身后又是熟悉的嘲笑声:“就你还想抓住我,下辈子吧~”
街上那位面容陌生的女士双指合拢放在眼旁,随即一挥,甩甩一头金色的长发,笑着调侃他:“不客气!”瑞琪紧皱眉头,举剑指向女士,“你在干什么!!”那位女士咧开嘴嬉笑,“调虎离山~”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让人吃惊,她的头发燃烧起来,双眼也迸发出猩红的火焰,“拜拜~”
那位女士脸上依然荡着笑容,身影渐渐融化在火焰里,不久就消失了。
“可恶……”瑞琪底咒一声,恼怒的挥了挥剑,喘了几口气。不仅有再次让RK逃跑掉的失落与气愤,更有新麻烦出现的恼火。
不过现在最紧急的事是去救治院看看那个受伤的孩子。
到底是谁,竟然敢在骑士团的层层防御下混进庄园,还公然对庄园公民毫不留情的出手,更何况女人和孩子!!想到这里,瑞琪紧紧的握紧了拳头,不管是谁,他都绝对不会放过!
再说什么时候怪盗有了同伙?!这可不是他的作风,总之,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不过就算现场有RK的踪迹,瑞琪也不愿相信他和这件事有什么牵连,因为他知道,他只是个强悍的怪盗,无论做过多么令人愤怒跳脚的事情,都没有和破坏沾边。其实说实话,如果那个怪盗能稍微安分一点,不再捣乱,瑞琪也不想再追究什么了。前提是他把偷走的东西都还回来。
“这些家伙都是从哪里来的!库拉刚消停点他们就赶场子来了?还嫌事情不够多吗!”弗兰克捂着鼻子抱怨着,这时他已经把那只仅剩的鸦尸从小喷泉里挑了起来,让人作呕的气味紧接着就漫了出来,他感觉今天早上吃的东西全都在胃里翻腾,随着浓烈的臭味四下散开,弗兰克痛心的低下头。
很好,午饭也不用吃了。
等等。库拉?

评论(1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