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snake

【擎蜂】自从那件事之后,每次回基地大哥都在对我道歉。

写得很赞,入了擎蜂的坑了不出来了看了几篇甜饼哭崩了

渚*Nagisa:

终于知道那句bee台词的杀伤力了OAQ


不行了真的好喜欢他们两个////


就没用台词梗了,觉得他们想对对方说的话绝对不只这样,只是他们都习惯对方存在所以没说出(((


擅自帮他们加笔,觉得有OOC慎入,一发完


开头是Bee视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哥最近对我的态度让我很为难。


他对于他被控制然后暴打我一顿这事太耿耿于怀了。




我很开心他回家,可是他每次要跟我说话时都是同个表情,充满着歉意跟后悔。


开头永远是:Bee,那件事我很抱歉。




我没有那么弱小,只是翅膀被拆、漆被刮花、然后受到了那么一点点点的小惊吓罢了。




我懂大哥很在意害我差点火种熄灭,可是总觉得他反应太过度了…


我跟他说过好几次这不是他的错了,可是他还是依然故我的一直道歉。




所以我就开始




刻意躲着他了。




————————————————




“欸大黄蜂,你偷偷摸摸的在干嘛?”


十字线突然出现在身后,差点没把大黄蜂吓死。




“确认道路通畅。”大黄蜂不想多理他,随便用广播台词糊弄一句之后继续观察着转角另一侧。




“你是在跟至尊冷战吗,看你们最近都没交谈。”十字线靠在墙上观察着姿势称得上滑稽的对方。




“解释很难,而且你也不懂。”正忙着的大黄蜂,向十字线撇撇手,示意叫他快点走开。




十字线不满的掏出绿色风衣下的枪。


“你是想打架吗,正好!最近清闲过头了我觉得我要生锈了。”




“别烦我!………唉”


大黄蜂看到擎天柱往这边走过来,向十字线空挥几拳之后就跑掉了。




十字线满头问号。




“老朋友你在这里做什么?”


“啊…至尊…您好!没有啦…就…散散步?”




——————————————




“探长!”




“啊,是Bee啊,你居然会来找我,真稀奇。你想打发时间打架的话去找漂移吧,我要—”




“我是来问你事情的。”




“那更稀奇了哈哈哈!”


探长粗旷但和蔼的大笑起来。




大黄蜂看着探长正坐着擦他的武器,原本也想坐下的,可是想了一下身高差距还是作罢。




“大哥他是不是最近特别多愁善感啊?”




“怎么说?”




“就是表情一直很严肃眼神很怪之类的…”




“擎天柱表情有放松过吗?”




大黄蜂手环胸,想了想探长的话。


“我是说比平常更严肃,还很难过。”




“会吗?感觉很正常……”




探长擦枪的动作突然停下,还把雪茄拿了下来。


“他还在在意打你这件事吧。”




“…我以为我们讲开了…我没有怪他的…”




“嗯…我是觉得—”




“Bee。”




大黄蜂头上的触角突然竖起,他根本用不着回头,这个声音他不会认错的。


就是那个他用尽全力躲了差不多三个地球日的大哥。




“我突然想到要去喂小恐龙了…探长,我先走了喔。”




大黄蜂正打算迈步开跑,翅膀突然被某个力量揪住,刚接好的线路感觉被扯偏了,他呜鸣了声。随后那个力道就马上松开了。




“啊…抱歉,我只是想叫住你。”




“……请你不要再跟我道歉了!”


大黄蜂又从擎天柱口中听到那个单字,他索性直接对着对方喊。




然后又闹别扭似的跑走了。




“呃………我是不是不要插手比较好?”


探长一头雾水。




———————————————




大黄蜂心里复杂的快当机了。




他打算今天就把所有事情讲清楚,所以他在用完晚餐,大家各自回房后,直接走到擎天柱的房间门口。




做好心理准备之后按了通讯器。




“……Bee?”




“我有话想对大哥说,我可以进你房间吗?”




门在他尾音落下后直接开启。


大黄蜂第一次进擎天柱房间,居然是因为这种奇怪的理由…




擎天柱拉了张椅子给大黄蜂。


自己则坐在床缘。




然后表情还是一样。


让人难受。




大黄蜂用了他原本的声音,对着擎天柱说了很多很多:




“其实大哥根本就不用对我如此执着的,所有汽车人的火种都是愿意献给你,你是我们的至尊,我们的希望之光。”




“而且我就算真的死在大哥手下我也愿意。因为我真的很想你。能见到你我很开心,虽然那时候的你应该不算你。”




“大哥每次都会在战火开始时回来,可是这次你都没有出现。我知道宇宙有多大多危险,所以老实说我很害怕。”




“而且…大哥你从来不跟我动真格的打架,所以能在彻底了解到大哥实力之后失去机能,我根本不后悔,因为我觉得自己更靠近你一步了。”




“有多少塞伯坦星人可以让你认真成这样,我很荣幸我居然有那般能力。”




“所以大哥你不要再道歉了,这样做只会让我觉得更难受……我不想让你自责成这样…我很喜欢大哥你的…”




大黄蜂一口气把憋了好久的话全说了出来。他的蓝色光学镜随着他的一字一句缓慢的眨着,没变过里头的情绪。






擎天柱始终没有移开他的视线,直直盯着对方的湛蓝光学镜,就只是静静地听着。过了许久,他舒口气。




“谢谢你。你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成长好多。我也很喜欢你。我可能太激动了,因为我真的很怕失去你。”




他轻轻握住大黄蜂单手手腕,额头靠上对方的。 






“我们上次靠的这么近居然是我想杀掉你的那时。真是讽刺。”






“我们的火种都还在燃烧,没事的。”






大黄蜂轻轻回蹭着擎天柱的额头。光学镜起了水气。










“大哥。欢迎回家。”


Fin



评论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