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snake

【瑞锘】1分30秒的距离

啊啊啊啊啊啊!!!瑞锘站了,甜炸啊,这个梗好甜好甜!哇w?!

洛吉Lawjy-飞哥辣么可爱为什么不出呢:

还是接着上两篇


1分30秒可以做什么?


泡一杯咖啡,批阅一份文件,给家人打一个电话,或者错过一班列车或是飞机,再或者是错过一个一生挚爱的人……


爆炸,各种颜色的色块在我眼前闪动,我的这次行程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抬头,一条黑黄相间的带状物被爆炸的冲击波带到我身边。


我认识它,因为它曾经属于我。


我捡起它,然后离开,这是我最后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而它,则是我这次行程的唯一战利品。


废墟,尖叫,哭泣,还有那个孩子。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你的睡眠质量越来越差了,瑞尔斯。”


劳克蒙德在开车的间隙时间,抽空看了一眼瑞尔斯。


“你还可以在睡一会,离下一次换班还有一段时间。”


瑞尔斯把盖在身上的外套拽下来,扔在后座上,正好砸在盖亚和雷伊身上。


他们两个都没醒,盖亚把那件衣服披在他们俩身上,然后继续睡。


“饿了吗?边上有吃的东西。”


瑞尔斯摇摇头。


这次旅行就是个错误。


两天之前,雷伊和盖亚对外宣布了恋情,然后决定放一个蜜月假。


雷伊将所有的事情一手推给布莱克,之后就跟着盖亚来到了他们这里。


昨天瑞尔斯在看报纸的时候,再次欣慰的看到战联大楼的大门被媒体挤爆。


布莱克打来电话,要求雷伊回来把这件事处理一下,雷伊二话没说直接把通讯器关机,然后还掰了星际卡。


可是雷伊你知不知道这一张星际卡值多少钱?怪不得战联总是在赤字中度过的。


更可悲的是今天早上天还没亮的时候,劳克蒙德就把他们一个一个的从被窝里抓出来,强迫他们刷牙洗脸吃早餐,然后塞进车里,踏上了蜜月旅行的道路。


可怜的雷伊盖亚现在还不知道他们要去哪。


“自从你从雷神圣殿回来就没怎么好过,几乎每天晚上都睡不好。”


劳克蒙德在倒车镜里看着瑞尔斯,瑞尔斯整个人靠在车门上,脸贴着玻璃。


“我……我又梦见他了。”


“你得放松一下,瑞尔斯。我不知道你在那看见了什么,但是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生活还得继续。”


劳克蒙德看了瑞尔斯一眼,瑞尔斯依旧在那独自伤感。


“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陪我去买一条发带吧,劳克。”


“嗯。”


劳克蒙德把天窗打开,瑞尔斯放低了椅背,躺在上面看着那一小块天空。


他们要去一个地方,一个没有赛尔的地方,那是一个乐园,一个属于他们的乐园。


车子平稳的行驶,瑞尔斯再次进入睡梦之中。


等瑞尔斯再次醒来,盖亚和雷伊已经起来了。劳克蒙德站在车外喝水,雷伊还睡眼朦胧的看着外面。


“我们到什么地方了?”


“商业街,我们得先去采购,回去还得收拾屋子。”


劳克蒙德说着把瑞尔斯从车里拽了出来。


“那我们可以走了吗,劳克桑?”


年轻人总是活力十足,很快盖亚就拉着雷伊消失不见了。


“那我们一会怎么找他们两个?”


劳克蒙德晃了晃手中的通讯器。


“雷伊做事还是有尺度的,他掰了他自己的卡,盖亚的卡还在,我们可以找盖亚。”


在将采购回来的东西放回车里之后,瑞尔斯和劳克蒙德来到了一家精品店。店里大都是一些可爱的女孩子,他们的出现使他们和这里格格不入。


瑞尔斯在导购员极力推荐蓝白的情况下,还是买了一条黑黄相间的发带。


在交款的途中,瑞尔斯依旧被很多女孩搭讪,有的甚至向他要了通讯器的号码。


在摆脱那些女孩的搭讪之后,瑞尔斯快速的走到门口,他知道劳克蒙德可不喜欢等待别人。


“抱歉,让你等的有点久。”


劳克蒙德拍拍瑞尔斯的肩膀,表示并没有等很久。但是瑞尔斯还是能感觉到劳克蒙德的焦躁。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瑞尔斯在人群中看到了一道一闪而过的身影。


‘是他,不会错!’


瑞尔斯立刻追了上去。


1秒


瑞尔斯冲了过去,金色的身影在人群中缓缓向前。


15秒


金色的身影转过一个路口,瑞尔斯被堵在一个红灯的地方。


55秒


瑞尔斯再次冲进人群,跳过两辆车,还差点撞倒一位老婆婆。


1分05秒


瑞尔斯再次看见了人群中的金色身影。


1分25秒


瑞尔斯踢翻了一个垃圾桶,垃圾桶落地的响声使周围的人都停下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金色的身影也不例外。


1分30秒


瑞尔斯一把抓住金发青年的胳膊。


“雷锘!”


金发青年吃惊的看着他。


“你是谁?你放手。”


金发青年急着挣脱瑞尔斯的桎梏,瑞尔斯紧紧抓着不放。


“雷锘!”


“我是雷锘,你是谁?”


在瑞尔斯发愣的时候,金发青年把胳膊从瑞尔斯的手里挣脱出来。


金发青年揉着被瑞尔斯抓疼的胳膊,带着愤怒看着瑞尔斯。


瑞尔斯似乎又突然想到什么,他立刻开始翻衣兜,然后把刚买的发带塞给金发青年。


“你这是干什么?”


雷锘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明白对方到底想干什么。


终于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迷之沉默。


“抱歉,先生。我想我们认识你。”


劳克蒙德走到他们身边,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作为这位先生鲁莽行为的赔礼,我想我们应该请你去喝一杯饮料,怎么样?”


略为年长的男人说话的语气很让人安心,雷锘愿意相信他们。


一路上雷锘和劳克蒙德聊着近来发生的事情,可是雷锘似乎并不记得什么了。


“我不太记得发生过什么了,我也是这今天才到这里的。”


“那雷锘先生已经有地方落脚了吗?”


“并没有。”


雷锘摇了摇头。


瑞尔斯似乎有些激动,却被劳克蒙德一把按住。


“我们诚恳的邀请您到我们的别墅居住。”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劳克蒙德还没张嘴,瑞尔斯就抢着说到。


“没关系,我们有很多房间,借你一间也是没关系的。”


瑞尔斯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把头转向了劳克蒙德那边。


“那你们就快吃吧,吃完我们就出发。”


等劳克蒙德他们到停车场的时候,雷伊和盖亚已经回来一会了。


盖亚坐在车顶上,腿上还放着一摞书。


见到劳克蒙德回来,盖亚立刻从车顶上跳了下来。


“你们在喝什么呢?”


劳克蒙德指了指雷伊手里的杯子。


“M记新推出的情侣饮料,嗯,比正常的多加60%。”


盖亚一边说着一边和瑞尔斯打招呼。


盖亚一把抓过雷伊。


“看,那个是不是你哥?”


雷伊嫌弃的推开盖亚。


“玩笑太恶劣了,盖亚!我哥都死了,你又不是没看见。”


“你看啊!”


盖亚指着瑞尔斯身边的那个金发青年。


回家的路上一路无话,期间劳克蒙德挑起了几次话题,也都在沉默中结束了。


回到别墅,大家齐心协力收拾好屋子之后,年轻的两个小家伙被劳克蒙德赶去睡觉了。


大厅里只剩下瑞尔斯和雷锘。


瑞尔斯坐在地毯上鼓捣着一款老式游戏机,这个游戏机也是有些年头了,它还是瑞尔斯为了陪盖亚打游戏才买的。


雷锘有些好奇,因为瑞尔斯并不像一个十分爱玩的人。


“瑞尔斯先生也会玩游戏吗?”


瑞尔斯没有抬头,依旧在鼓捣那个旧的游戏机。


“嗯,当时是为了陪我弟弟玩,后来也是为了练一练好陪另一个人玩。”


“看起来那个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呢!”


“是啊,我说好会等他的。”


瑞尔斯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


“雷锘,你可以一直住在这的。”


瑞尔斯抬头看着趴在沙发上看着他的雷锘。


“我不能再麻烦你们了,你们都是好人。哦!我会尽快找到住的地方的,这太麻烦你们了!”


雷锘站起来转身准备回房间。


“等等,你能陪我玩一会吗?”


雷锘停住脚步,他转过头来看着瑞尔斯,瑞尔斯手里拿着两个手柄,其中一个向他递过去。


“哦!好啊。”


雷锘发现瑞尔斯似乎并不在状态,他们已经换了好几个游戏了,瑞尔斯依旧没办法全神贯注。


终于瑞尔斯决定换一个格斗游戏。


“我们是组队还是单挑呢,瑞尔斯先生?”


“solo吧。”


雷锘觉得这个场景很让他熟悉,无论是游戏还是瑞尔斯说的话。


在雷锘第三次打翻瑞尔斯之后,雷锘不高兴了。


“瑞尔斯先生,请您别放水行吗?”


“我并没有放水啊!”


瑞尔斯十分压抑,这个时刻他本以为永远都不会再有了。可是现在,雷锘就坐在他的身边,他们却像陌生人一样。


在第四局的时候,雷锘的手突然抖了一下,瑞尔斯抢到了这个机会,将雷锘的人物直接一套带走。


雷锘捧着手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1秒


一起打的游戏,从来也没有赢过的瑞尔斯。


15秒


赫尔卡最高的建筑,受伤的瑞尔斯。


55秒


相遇时的战斗,认真的瑞尔斯。


1分05秒


战斗后的小憩,讲故事的瑞尔斯。


1分25秒


黑黄相间的发带,温柔的瑞尔斯。


还有瑞尔斯的承诺和令人心碎的爆炸。


1分30秒


“瑞,别放水了。”


“什么?”


瑞尔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叫我什么?”


“瑞。”


雷锘看着瑞尔斯的蓝眼睛。


“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那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回来了,我们的生活会重新开始。”


瑞尔斯扑过去抱住了雷锘。


“你让我等的太久了,你的答案呢!”


“我也爱你。”


你花了1分30秒追我回来,而我花了1分30秒爱上你。我想不管以后再遇到什么,我们都不会再分开。


七夕献上

评论

热度(45)

  1. Bloody snake洛吉Lawjy-飞哥辣么可爱为什么不出呢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瑞锘站了,甜炸啊,这个梗好甜好甜!哇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