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snake

【k莫】我们私奔吧

看最后,套路深深

芦笙:

和裤裤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合力肝的这篇hhh


借用电影《露水红颜》里面的一个梗


恶搞向,一发完。




坑汇总戳




正文




(一)




人生最奇妙之处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些什么。


前一秒看着大街上一对一对虐狗的情侣内心哀嚎着劳资又高又帅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个单身狗的郝眉,下一秒走进一家大排档看到店里厨师的那一瞬间,他很明显的看到,一朵大桃花在他眼前绽放了。




一见钟情这就事,就好比他老家那边夏季的骤雨,来的突然且又蛮不讲理,在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豆大的雨点已经劈头盖脸的砸到了他的身上让他从里到外湿了个透。




“吃什么?”


等郝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了店里的白色塑料凳上,那个让他心跳加速的人就站在他的面前,手拿着点餐本准备记菜名。


“啊?...哦...糖,糖醋排骨。”




那人点点头,转身就进了后厨,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甚至都没有多看郝眉一眼。


等那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里之后郝眉趴在桌子上懊恼的捶着桌子,自己刚才的表现简直宛如一个智障嘛!这让人家还怎么谈恋爱呀!!




(二)




这家店生意特别好,明明不是饭点却座无虚席,也不知道这些食客是单纯冲着美食,还是有着跟自己一样的心思。


郝眉伸长了脖子努力的向后厨看去,却只能看到那人的一片黑色衣角。


这人绝壁是他见过的能把黑色穿的最好看的人,没有之一。




一阵电话铃打断了郝眉的想入非非,郝眉一看来电显示,高涨的情绪瞬间萎下去一半。




“喂...妈...”


“哎呀我都说了我不打算回老家...”


“我一个码代码的回去也帮不了你和爸什么。”


“不回,妈你别再劝我了,帝都有我和我兄弟共同的事业,我放弃不了。”




尤其是,现在还多了一个放弃不了的人。而那个人,正端着一盘排骨走过来。




卧槽不是吧?郝眉瞪大了眼睛,厨师亲自上菜?




“妈我还有事先不跟你说了啊!”






(三)




“哎——!你先别走”见那人放下菜就打算离开,郝眉一下子就拉住了他的胳膊。


那人终于正眼看了郝眉,但是眼神和脸色都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他看了看郝眉,又看了看郝眉还抓着他胳膊的手,也不说话,无声的等着郝眉自己开口。




“那个...加菜!”郝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但是眼下好像也没有别的更好的说辞还解释自己刚刚奇怪的举动。索性心一横将那人又拉近了些。




“加一个毛血旺,一个香辣蟹,一个蛋黄焗鸡翅。额...”郝眉又看了看旁边满满当当的顾客,突然想到这家店里好像只有他这一个人在忙前忙后,心里一下子就有些过意不去,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眨了眨眼睛心虚的问“那个...点这么多你会不会很累啊?”


那人愣了一下,像是没想到郝眉会这么问。下一秒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然后摇摇头。


“没关系。”




听到他的回答郝眉又开心起来“那谢谢你啦,一样一样慢慢上就可以,我不着急。”




嗯,一样一样慢慢上,然后多来几次。






(四)




如何优雅的泡一个厨子?


当然是去他家多吃饭啊!




这是郝眉在家苦思冥想了一整天得出的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办法。




从此小吃店简直成为了郝眉的第二个家,一周七天准时准点风雨无阻,上班都没见他这么勤快过。


不过也有件挺奇怪的事,致一现在刚刚起步正是吃苦的时候,加班到十一二点也是常有的事。可是每次下班之后去小吃店,它都还没打烊。




这天也是,结束工作时已经是凌晨两点。这个时间ko肯定休息了,郝眉疲惫的舒展了一下筋骨,本来准备之间回家,可是半路上又习惯性的拐到了小吃店的那条街。


居然还亮着灯,郝眉有些惊喜的走了进去。




店里已经没人了,只有ko抱着手臂坐在前台,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等人。


“你怎么还没去休息啊?”




ko见是他来,站起了身子“你不也是。”


“我加班加到现在啊...累死我了。”郝眉委委屈屈的吐着苦水随带撒个娇“ko,给我多弄点肉吧,我一下午没吃饭了,好饿...”


“嗯。”






(五)




ko去后厨做饭了,整个店里只剩下郝眉一个人。没有白日里吵闹的食客,甚至连只会出声的苍蝇蚊子都没有。太安静了,安静的本来就困倦的郝眉更是连打了几个哈欠。


不行,不能睡。


ko还在给自己做饭呢。


郝眉使劲摇了摇头,努力想着能让自己清醒的办法。




喝点酒吧,精神精神。他的目光落到了角落里的那一箱子酒精饮料上。


连续喝了两瓶,睡意却并没有缓解多少,反而更加昏昏欲睡。




难道是因为度数太低了精神不起来?


郝眉又去酒架上拿了瓶老白干。这个看起来劲够大。




白酒掺rio,劲的确是够大。只一杯下去,郝眉就感觉面前的桌子分裂成模糊的好多个还飘来飘去。头也变得越来越沉,怎么都抬不起来。


郝眉慢慢的趴到了桌子上,眼前变得越来越黑,终于头一歪,彻底睡了过去。




(六)




车轮子戳




(七)




那次酒醉之后,郝眉明显感觉到ko对自己热情了很多。虽然外表看起来还是冷冰冰的,与他交谈大多也只是得到一个简简单单的“嗯”为回应,但是在所有的顾客之中,只有郝眉能跟ko说上几句话。平时不管再忙,只要郝眉邀他一起坐下吃饭,他都会把其他客人晾在一边然后坐在郝眉身边,听着郝眉胡乱地东拉西扯。




ko算是一个好的聆听者,虽然他很少对郝眉的话做出什么回应,但是他愿意坐在那里听着自己说那些无聊的闲话,郝眉已经很满足了。




某一天郝眉灵感卡壳,程序连续被返工五六次还是达不到想要的效果。晚上去找ko的时候简直身心俱疲心烦气躁,两手托着腮一句话都不想说。




“很累啊?”ko难得的主动开口。


“累啊..."郝眉抱着头哀叹“要是有个大神能从天而降帮帮我该有多好啊...”




ko一口气喝完了瓶中剩下的酒。






(八)




于半珊说郝眉这段单相思是一个码代码的爱上了一个炒菜的。但是同窗四年,他并不知道郝眉不止是一个码代码的程序员。


而郝眉也不知道,ko也不止是一个烧菜的帅厨师。




他发誓,那句希望有个大神从天而降来帮他的话就是那么随口一说。但是ko却真的在没几天后的一个夜晚,以天神降临的姿态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才知道,眼前这个ko,跟他认知中那个高不可攀的黑客大神,居然是一个人。




好刺激。


妈蛋,更喜欢他了怎么办?






(九)




“你来这上班那大排档的工作呢?”


“辞了。”


“那你住哪啊?”


“肖奈说,可以让我现在公司打地铺。”




那怎么行?!眉哥看上的人怎么能可怜巴巴的睡公司还打地铺?!


郝眉眼珠一转,妙计瞬间涌上心头。




“我那房子还空着一间,要不,你来跟我住?不收房租。”


ko转过头来看他,没说话。




郝眉忽然觉得有点心虚,像是自己那点小心思被人发现了一样。赶紧又补了一句


“不过...你得给我做饭怎么样?我实在不想吃油腻腻的外卖了。”郝眉很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正直且无辜。在ko点了点头之后,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微笑。




幸福的小日子啊,就要来了。






(十)




车戳




(十一)




天堂与地狱之间只有一线之隔,沸腾的血液变的冰凉也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




死一样的寂静。




郝眉佩服自己居然还有力气举得起手中的手机,居然还能平静的与面前这个男人说话。尽管那声音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这是什么。”




“正如你所见。”




ko回答的很干脆,想来是根本没打算隐瞒。


也对,前款已经到手,现在事情被郝眉发现,剩下的七百五十万也马上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到。还省得他多费些口舌做一场分手的戏码或是解释清楚来龙去脉。




郝眉知道他现在应该马上把ko赶出去,剩下多一个字都不要说,多一句话也不要问,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


“什么时候的事?”




起码,也要知道他对自己有没有过一点的真心。




“你在大排档喝醉之前。”




在郝眉频繁的出入小炒店没几次以后,那里就又出现了一位衣着华贵的女人。她坐在ko的对面,把一张照片轻轻地推到ko面前。


“我要你想办法让他爱上你,然后离开他。我要我儿子保持足够的冷血来回家继承家业。事成之后,你会得到一千五百万。”




郝眉握紧了拳头。


真好,从一开始,就是脏的。真不愧是从小给他灌输爱情无用利益至上的母亲,一出手,就连一丁点幻想都不给他留。




郝眉看着ko,把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这个他豁出了全部的真心和热情去爱的第一个人,这个昨日还对他深情款款说着一生一世的人,如今怎么看怎么觉得陌生。




他的人生真失败,被家人设计,被爱人欺骗。可是最让他痛苦的是,当这一切真相血淋淋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竟然还可笑的抱着一丝希望。




“你打算怎么办?”




要是ko也...有那么一点喜欢自己的话...




“你妈答应给我一千五百万,所以..”




郝眉自欺欺人的幻想被ko冷漠的声音打断,如果屋子里的这些摆设能够听得懂人话,大概全都在嘲笑着他的卑微。




在眼泪掉下来的前一秒郝眉狠狠的抬起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拼命扯出一个笑容“我知道了,你走吧。”




ko没有动,看起来像是还有话说。


可是郝眉不想再听了,他不再容许任何人来践踏他的尊严。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居然能把ko连推带搡的赶出了家门。




郝眉顺着门无力的坐下,身后传来阵阵的钝痛。


那都不重要了,再怎么疼也不会比心更疼。




一切都结束了,什么都没有了。






(十二)




郝眉的母亲原以为用ko可以让郝眉变得心灰意冷从而回家继承家业,然而她的如意算盘却只打对了一半。


那个穷小子如她所料的为了钱甩了郝眉,郝眉确实变得心灰意冷,可是却依然坚持不肯回家。




计划落空的她只能动用最后的办法,切断郝眉的经济来源。她深知自己的儿子不是个贪图享乐的人,大学四年只有六百块的生活费他都能过的有声有色,更何况他现在自己工作还有着不菲的月薪。


光是停掉郝家给的信用卡是没有用的,所以她使了一点手段,冻结了郝眉所有的银行卡。并且在一个寒冷的晚上,找人收回了自己送给郝眉的那套房子。




夜晚,郝眉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外套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寒风吹在他的身上让他禁不住打了寒颤。




所有的卡都被冻结,身上的现金加起来不到两百块钱。没想到他竟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夜已经黑透了,他却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




朋友家不能去,他妈为了逼他回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不能给朋友添麻烦。更何况他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现在这幅狼狈的样子。




不知道走了多久,郝眉终于走不动了。他坐在路边,曲起腿将头埋在膝盖里把自己缩成一团。




一百多年前,卖火柴的那个小女孩死在大雪天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冷?




自己或许还要更悲惨一点,卖火柴的小女孩起码没有像自己一样被人骗钱骗色还被上完就甩。




悲伤中郝眉感到有一件衣服披在自己的身上,突如其来的温暖让他抬了起头。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男人此刻正蹲在他的面前。




“我那天的话还没有说完。”




那人从兜里取出一张银行卡放到郝眉手里“这是你妈给我的,一千五百万。”




“所以,我们私奔吧。”






(完)




郝眉他妈:“?????????拿我的钱拐我儿子?????人干事?????”



评论

热度(359)

  1. Bloody snake芦笙 转载了此文字
    看最后,套路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