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snake

【RK正传】5

第五章舞蹈老师:伊莎
天已经完全黑了,又是夜。
不过今夜的月亮格外的透亮,迸发出阵阵动人的银光,月光透过树梢,洒下一地碎银。
黑森林前的一座索桥,连着侦查情报的前哨站。微风轻起,穿过稍有些老旧的索桥,发出一声声低啸。
今晚是瑞琪和副团长弗兰克值夜班。
仍是那一身银亮潇洒的盔甲,陪着他的是一把散着寒光的骑士剑。
孤独,也可能会有。
不过现在自己身边的副团长,以及自己一手培育的尖兵小队--奇袭小队(这名字还是么么给起的)不都在身边吗?
淘淘乐街一户人家:
修一脸不爽的撞上门,右手一把扯下披风,狠狠的摔在椅子上。 艾拉也看到了他的一脸怒容。“怎么在哪里都能遇上那个讨厌的家伙!”修甚至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把宝石让给他。
算了,还是沉住气为妙。
“要不是为了拿到东西,我至于说话办事装成得跟个小丑一样傻呵呵的逗他们玩么?”小拉姆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主人,不敢吱声。
此时的修解开衬衫的两颗扣子,好看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脸上早已经没了和RK瑞琪插科打诨时,不着调的表情,取之而来的一脸的狠厉和不羁。眼神里闪过可怕的残忍,他眼神冰冷的扭了扭脖子,“咔咔…”
刚刚差点和库拉打了一个照面,“死老东西,看我不折磨死你…”修紧紧地握起拳头,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暴戾和血腥。艾拉担心的叫了一声,“没事的,咱们会成功的。要不是小时候那次事故,我的记忆力也不至于这么差…魔法咒语怎么说来着?就是那个火龙术…我又忘了…哈哈哈…”修看着一脸鄙视的艾拉,有点尴尬的笑了。
“bibo…”艾拉抖抖叶子,蹭了蹭修的脸,“哎…这张脸真的很不舒服。咱们干完这票就金盆洗手,带你去别的国家玩个痛快。”
修兴奋的自言自语,突然,电话响了。
“喂?”拿起电话的一刻,修很奇怪,新家,谁来电话啊?“是我,萨洛。”电话里传出来一个低沉的女声,“晚上路过剧场,看见一个穿盔甲的帅哥在找一个跳舞的演员,是你吧?”
修沉默了一下,“对啊,是我。不过我只是为了混进去偷东西罢了,结果东西给另一个同行抢走了…好可惜。”萨洛没有关注这个,而是再三强调瑞琪的事情,“不仅这样啊,我回去的时候,还看见那个叫么么的小朋友说早让你教她跳舞什么的,大好时机啊,怎么样,考虑一下?”
“呵呵,我拒绝。”修顶着一张冷漠脸,无条件拒绝,要他去教小姑娘跳舞,鬼才愿意。
“哎呀小宝啊牺牲一下个人美色嘛…啊不是,是,是…算了,就牺牲一下美色把,怎样,去不去?”电话那头的女声甚是搞怪。
“就不,偏不。”修的立场坚决,说不去就不去,你别想诱惑我。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几秒,仿佛很失落,谈了口气,“哎…我新做好的香蕉卡布奇诺没人喝了…算了,我去给猫猫喝,拜拜。”
“哎哎哎--哥,哥哥,啊不爸爸,祖宗,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教到腿折都去。”
说好的立场坚定呢?被狗吃了?
修则表示,我是因为吃的才勉强答应的,谁想去教舞蹈,烦死了,我还要去玩呢。
另一头萨洛的脸上挂下三条黑线,嘴角一抽,这…这这…
看来一会儿得熬夜做香蕉卡布奇诺了…
“我也不能用真名啊!你说是不是…要不然…用伊莎的名字…?”修试探着问,“伊莎…好…行行行,就这样,委屈一下她。你给我收着点,别莽莽撞撞的,能像个女孩子的样子好吗!别跟个大老爷们似的,你现在要扮演一个淑女,温柔典雅的女孩,矜持一点,你懂什么叫矜持吗?记住,走路不许颠,笑不漏齿,低调行事。别乱用魔法,还有艾拉也改名字吧,月幽,用月幽吧,这不也是伊莎拉姆的名字吗…”
修低着脑袋,右手早已狠狠握紧,“好…”
挂上电话,修坐在椅子上,久久不开口。“好,明天找个机会碰见公主,混进皇宫再说吧。”修随手捡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划了一下右脸,那张易容出来的脸消失了,剩下的,只剩她自己的面容。
现在镜子前,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脸。“哎,刚披上的面具就摘了…好久没做回自己了,艾拉你说,我这么疯疯癫癫的,别人会不会讨厌我啊…”
“bibo”…艾拉不开心的撅起嘴,“以后啊,咱们可不能乱用魔法了,被发现了就糟糕了,听说绿色的希望寄托在皇宫里耶…咱们可要伪装好了。”又是像在自言自语,又是像在告诉艾拉。
————————————————————————
第二天:
皇宫里人头攒动,欢呼声,议论声此起彼伏。伊莎拍拍自己的长裙子(修现在改名伊莎),在一面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模样:红发扎起,一身淡黄色的连衣裙,姣好的面容,再装出一个纯纯的微笑。
完美。
啊…还是变回来好啊…修心里说,毕竟是女孩子,总对自己的外观有点小看法。毕竟女孩子都是爱美的嘛。
出了门,她大大方方的走在街上,融在有些吵闹的大街上,也是个不错的享受。
这时,一个乍乍乎乎的小孩冲了过来,嘴里还嚼些什么东西,右边一只手伸了过来,“布少少你把蛋糕吐出来!”“不给你…”伊莎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这一对双胞胎抢着一块小小的蛋糕,这,没人来管吗?!有重度洁癖的她猛后退一步,一脸嫌弃的看着嘴角流着口水的小孩们。
“多多少少,你们俩别闹了,公主马上就要出来了,一会儿典礼结束后我们就可以去玩啦!”一个戴着歪帽子,穿背带裤的蓝色小摩尔跑了过来,拉起一个布少少,对他们说。
额…来了个懂事的小鬼…
“乐乐我想吃蛋糕!”布多多没有抢到,哭丧着脸,对摩乐乐说。“可我没带钱啊,对了!一会不是有聚餐吗,肯定有好多好吃的!”摩乐乐兴奋得跳起来,旁边的拉仔也开心的在他头上蹦跶两下。
“乐乐?!”伊莎没忍住叫出来,一下子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失态,捂了捂嘴,可是依然引起了摩乐乐的注意,“唉?大姐姐,你认识我吗?”摩乐乐一转身,就吓呆了,“你你你你…不是昨天那个跳舞的那个漂亮姐姐吗!姐姐我特别喜欢你跳的舞!还有么么公主也在找你啊!”摩乐乐激动的小脸通红,眼中洋溢着兴奋的光彩。
乐乐?乐乐。
“啊?是吗?不过宴会好像要开始了,咱们先过去吧!”伊莎毕竟是女生,领导力和号召力还是有的,布多多布少少都点着头,把刚才那块蛋糕的事抛在脑后,因为还有更大的蛋糕等着他…
金碧辉煌,大理石砌成的地面,好几张拼接而成的大桌子,摆着许许多多的佳肴。有精致的马卡龙,也有喷香的小蛋糕,当然还有孩子们爱吃的冰淇淋,五彩缤纷的佳肴,自己特殊的日子,让人感到分外的愉悦。这时,大殿中央走出一个靓丽的影子,踱步到大家面前。
迎接么么的是一阵阵欢呼和喝彩,还有阵阵掌声!“公主好漂亮啊!!”“生日快乐!!”在么么身边的,瑞琪团长难得的穿了一身其他的衣服,黑色的西服,也赢得了不少花痴的爱慕。
伊莎眨眨眼睛,哎呦,瑞琪团长其实长得不错…么么公主的落落大方也赢得了在场所有摩尔的欢呼,不愧是摩尔王八世的女儿,真的有摩尔王当年的风范!
么么公主一眼就看见了摩乐乐,和身边的,大姐姐!!么么公主强忍住心里的镇定,鞠了一躬,“谢谢大家!今天谢谢大家能到场,皇室准备了筵席招待大家,现在,就是庆祝的时候啦~”
洛克行政官听到这话都差点疯掉了,这和刚刚排练好的台词不一样啊!么么公主提着裙子,小声的说:“洛克行政官,我答应了摩乐乐今天出去玩,就让瑞琪团长和我去吧~”
洛克行政官无可奈何,这孩子…“好吧,瑞琪,你…”要保护公主五个字还没说出口,就看见么么拉着瑞琪冲下楼梯,兴奋的冲着摩乐乐的方向跑过去,瑞琪一路跌跌撞撞,“殿下,小心脚下…”
瑞琪感觉自己都要疯掉了,明明就是一个作风严肃的人,平时只穿骑士盔甲,撑死了穿件休闲装,他最不喜欢这种紧绷绷的衣服,格外的庄重,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不过天地良心啊,谁叫瑞琪生的一张红颜祸水的脸,他的一脸严肃正式和西服分外的般配,他认为的不自在,在其他人眼里反而真的有那么些成熟男人的味道。
不过要是那位怪盗先生看了,指不定要笑他个三天三夜。
摩乐乐兴奋的招呼着么么公主,伊莎也扭头打招呼,看到公主就灿烂一笑,看见瑞琪时,脸抽了一下… 我说这位大哥,有穿西服顶着一张面瘫脸的吗?!真是委屈这西服了,亏萨洛说你长得好看…
么么眼睛瞪得老大,“你,你是…那个跳舞的姐姐!!姐姐您好,我是么么,您可以教我跳舞吗!!”么么一脸崇拜,完全没有注意到伊莎脸上的一点阴暗,“啊?哈哈,没有吧,我跳的很一般啊…”
伊莎只能不自然的笑笑。我可没功夫陪你这小鬼跳舞…快闭嘴快闭嘴…我还想去当骑士呢…拜托瑞琪团长你能不能不要用那副表情看着我…“啊?好…好吧…可我没当过老师…”
啊啊啊啊啊我是脑残吗我怎么答应了啊啊啊。
哦对了,昨天商量好的。
哦,我是傻子吗。
不然出来干嘛。
么么公主直接无视了伊莎灵魂出般安静,迅速拉住了伊莎的手臂,“没关系啦!大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伊莎眨眨眼睛,微微一笑,“我?我叫伊莎。”
有谁看见她眼里的一抹深沉的痛苦,笑容好似一副面具,遮住了她早已鲜血淋漓的心。
摩乐乐也蹭过来,“么么公主,我们快走吧,今天斯尔特姐姐的店大减价,还有好多好玩的好吃的!难得我和拉仔能放一天假,我们快走吧!”“嗯好!伊莎姐姐,你…”
伊莎就差呵呵一笑了,这小鬼头,礼貌倒是有的…“都这么说了,我能不去吗?走吧~”
摩乐乐刚想兴奋地转身,就发现刚刚在自己身后的瑞琪团长不见了,“哎?瑞琪团长呢?”
“乐乐,我在这里。”瑞琪的声音渐渐靠近,伴随而来的,是沉重盔甲碰撞地面的声音。“哎…瑞琪还是不习惯西装啊…”么么叹了口气,但是转瞬即逝间被好心情代替,出发喽!
天那么蓝,鸟儿叫的那么动听,一切都是一个新的开始,是个好兆头。
话说,摩尔庄园好像还没有我的通缉令呢,伊莎把食指放在嘴边,若有所思。
那呆呆地,自然的表情,就像在考虑今天中午吃什么一样简单。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