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蟒(*ˉ︶ˉ*)

【RK正传】8 瑞r瑞误差 雷者慎入 有互攻

瑞r瑞无差

下面正文:


第八章天价通缉犯
“…”修沉默不语,这对于他来说真的有些反常。往往这个时候他都应该用最快的速度一刀抹脖子,而今天不一样,他只是不说话。因为他还没有完全了解对方的底细,也许能从他的身上了解些什么。
说真的,修杀的人真不少,他身上的血腥味如果不用特制的药水加以遏制,那么绝对可以引来黑森林里的魔物。而这种特制的药水,就是萨洛做的香蕉卡布奇诺。
话说,连他都差点忘记,他,RK也是个通缉犯,悬赏令可不见得比他少多少。
“所以呢?”修有些好笑,就拿了张通缉令,能把他抓住还是怎么着?他抓抓头发,“哼…幼稚。说吧,你老烦我干什么?”
这下子轮到RK笑了,“你就这么自信?哦,也难怪啊。毕竟从这份通缉令从印刷厂印出来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能拿到这个数额的万分之一。”
修有些狂妄的笑起来,“就凭他们?你做梦呢?他们连我在哪里都摸不清楚,更何况把我绳之以法呢?说到这个,你难道不想知道,通缉令上的我,是谁画上去的吗?”
还没等RK说话,修又开始无耻的笑了,“哈哈哈!画的那么那么那么帅,当然是我啦!所以,这张通缉令是摩尔史上最最耻辱的一份,通缉犯给自己画像,笑死我了…还有啊,他们资料库里关于我的信息也是我弄的,什么身高爱好特长啊,一个不落全弄上去啦!我是不是很厉害?快夸我快夸我……”修把什么东西悄悄洒在通缉令上,嘴里一直没有停下。
“刷!”RK把那张薄如蝉翼的纸洋洒在半空,很快引起几只鸦尸的注意,几道黑红色的光影冲了过来,叼住通缉令开始撕扯。修立刻明白了,自己上钩了,这不要脸的家伙是想把自己暴露。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能让那些鸦尸死的蹊跷。他往通缉令上撒了施了魔法的信石粉。
RK真的是个不简单的人,自从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就用了微型相机拍下了他的全身特征,在飞艇里更是侵入了世界最全的资料数据库,把这个人所有的信息,事迹,特征,自己身份全部翻了个底朝天。
知道完成这些工作后,一切的一切,才在他的脑子里显现出来。
这个修不是别人,正是三年前称霸摩尔世界的赏金猎人组织—SUE 的成员之一,只要是被他们看上的东西,无一例外的失踪,再也不可能找回来。
这点倒是和自己挺像的。
不过他们偷的东西没什么能让他RK看得上眼的。
另外,相比较偷盗,更吸人眼球的重头戏是这个组织的手上罪孽深重,从未停止过夺人性命,每到一个国家他们一定会留下一滩鲜血,留下他们的记号,然后那些价值连城的宝贝扬长而去。总之,见识过他们厉害的国家往往都会在通缉令上大下血本,对他们恨之入骨,可是打脸的是这帮家伙竟然还留下自己的样貌图纸在各个国家的行政厅,还有一句话:“欢迎来抓我们!下次不见不散~”
更神秘的是他们会在每次行凶杀人后留下一个需要复杂密码的盒子,据介绍说这个盒子里写着被害者的信息和被杀的原因。尽管这种盒子发出去的数量已经有了很多,但没有一个被打开。若不是RK对这种事根本提不起兴趣,他也不介意去破个谜玩玩。
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最无耻的是,SUE还是摩尔世界里不为多见的的雇佣杀手团队,只要是委托他们,你只需拨打一个秘密的电话(当然是一次性的),或者去某个地方触碰一个机关,再放上一袋金币,说明要求,过上几天,要杀的人的死亡照片和头就会放在你的家里。
说简单点,就是赏金猎人。
不过,这个叫修的并不是队长,但是每次出风头的事情他总是主力担当,比如在墙上留个名啦,地上用血涂个标志啦,或者闲来无事在国王和面前嚣张的翻两个跟头炫炫技啦,以及各种社交,都是他来干。
这种肮脏的手段换取金钱,是整个摩尔世界都唾弃的,可是还是有人花大笔金钱雇佣他们杀掉自己想杀的人。
成员有四个,分别是SA,EYZ,U和MY。按照拼音,修应该是U,算是主力。
总之,这个劣迹斑斑的组织一直没有停止被各国通缉,RK的足迹恐怕也没有他们涉及的广。但是如果论一论作案事迹的含金量的话,那RK是当之无愧的赢家。
他从未失手,所有的计划都出其不意,会在最自信的防御下攻其不备,取走一个又一个国家神圣的荣耀。
不过他在调查这个组织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从三年前开始,他们的活跃程度明显降低。根据不详细的资料记载,这个组织在罗瓦纳王国犯下三桩血案后逃窜到边境的一处称为“蒙雾黑渠”的地方,被一队皇室派来的人马追尾堵截,后来那个组织的所有人都失踪了,固守边境的军队搜索了三天三夜,甚至挖地三尺,竟连一滴血迹也没有发现,他们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无影无踪了。
不过可怕的是,国王派出的那对人马竟然也跟着消失,那段时间罗瓦纳王国笼罩上空一阵可怕的阴云,弄的人心惶惶,到现在那个蒙雾黑渠还是个重兵守卫的禁地,危险系数绝对不亚于摩尔庄园的黑森林。
因为几年来科技的兴起,工业大量排放,使这个传说中的朦胧之地走出了传说,真的变成了一个雾气缭绕的可怕的地方。住在附近的居民都听说了这件事,各种传言也四下散开,边境真的成了一个不祥之地。罗瓦纳的国王罗勒涅斯也一直在暗地里排查真相,但苦于形势紧张,那时技术不够先进,一直没能找出真相。随着这颗毒瘤的消失,各国的通缉榜上人越来越少,能抓得都抓了,只剩他们了。哦,还有RK。
总之这两个个体总是在排行榜第一和第二争个高下,最后各国也懒得给他们分个高低,干脆谁犯事谁排在前面算了。但随着SUE的销声匿迹,近三年来都是怪盗高居通缉榜首位。
虽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但RK和他们可不一样。他起码没有杀过人,虽然干的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和修不一样,本质上不一样。
现如今,修出现了。也代表着那颗毒瘤卷土重来了。
修有些看不惯怪盗句句掺杂着自诩高尚的意味,因为他认为RK没有比自己高尚到哪里去。
都是一样的货色,还分什么高低?
都是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有什么差别?
顶多是说自己的手段有点狠毒罢了。
对的,就比他狠那么一丢丢,对,就一丢丢。
修如是想到。
……………
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了,这两个身份迥异,国籍不同,手段不同,看似什么都有差别,又有着相似之处的两个王牌通缉犯,会擦出异色的火花。
……………
“所以呢?你想怎么着?”修用一种无聊的语气调侃道,“我时间很紧的,就刚才和你啰嗦的功夫,我能挣一箱金币。”
“不过会弄脏我的武器,回家还得擦一擦。”接下来的一句,更让RK确信眼前的人是雇佣杀手没错。
“不过,RK你也别觉得你多高尚,你不也是通缉犯吗,你的悬赏令了一点不比我少,别把自己定义太高,你只是个小偷,装什么行侠仗义,你要是正义,你怎么不跟瑞琪去当骑士呢?不是什么好人,就别干好人的事。我最讨厌中立派。”几句话话糙理不糙,他最讨厌这种墙头草,哪边风吹哪边倒。
不过他也太小看怪盗RK的心里素质,他好歹是独立了十几年的世界级怪盗,怎么会因为几句话心起波澜呢。听到修的这番话,RK的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摸摸下巴,脑中浮现出一个刚出炉的捣蛋计划。因为他认为这个修,不是一般的暴躁,一点就着。
不过呢,这个搞怪的家伙睁大了眼睛,用一种惊恐的语气说,“啊呀呀,说多了,不聊了,拜拜!”猩红色掺杂着黑色斑纹的斗篷扬起来,修眼含狡黠消失在黑红相间的火焰里。不过RK没有注意到,地上落下了一张纸片。
伴着一阵黑红色的暗光,剩余街上的几只鸦尸被莫名的一把烈焰烧的殆尽,那三只吞下通缉令的鸦尸毫无征兆的落在地上,也开始自焚!弗兰克一看势头不对,三步并作两步把那只身上火焰最弱的鸦尸挑起来,一甩甩进了附近的一个小喷泉,只得听见“刺”一声,然后就是刺鼻的恶臭。
RK在小巷子里撇了撇嘴,暗藏在蝴蝶眼镜下的双眼里流露出不易察觉的情感,“走吧鲁比,我们去了解他更多一点,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敢这么嚣张。”但是有几个骑士慢慢走过来。
很巧的是,就在RK刚想暴露的时候,街上传出来一位女士的尖叫声:“啊!!团长!RK在这里!!”
瑞琪敏锐的神经一下被挑起,随之挥舞长剑闪身冲向一个阴暗的小胡同,可是里面空无一人。身后又是熟悉的嘲笑声:“就你还想抓住我,下辈子吧~”
街上那位面容陌生的女士双指合拢放在眼旁,随即一挥,甩甩一头金色的长发,笑着调侃他:“不客气!”瑞琪紧皱眉头,举剑指向女士,“你在干什么!!”那位女士咧开嘴嬉笑,“调虎离山~”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让人吃惊,她的头发燃烧起来,双眼也迸发出猩红的火焰,“拜拜~”
那位女士脸上依然荡着笑容,身影渐渐融化在火焰里,不久就消失了。
“可恶……”瑞琪底咒一声,恼怒的挥了挥剑,喘了几口气。不仅有再次让RK逃跑掉的失落与气愤,更有新麻烦出现的恼火。
不过现在最紧急的事是去救治院看看那个受伤的孩子。
到底是谁,竟然敢在骑士团的层层防御下混进庄园,还公然对庄园公民毫不留情的出手,更何况女人和孩子!!想到这里,瑞琪紧紧的握紧了拳头,不管是谁,他都绝对不会放过!
再说什么时候怪盗有了同伙?!这可不是他的作风,总之,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不过就算现场有RK的踪迹,瑞琪也不愿相信他和这件事有什么牵连,因为他知道,他只是个强悍的怪盗,无论做过多么令人愤怒跳脚的事情,都没有和破坏沾边。其实说实话,如果那个怪盗能稍微安分一点,不再捣乱,瑞琪也不想再追究什么了。前提是他把偷走的东西都还回来。
“这些家伙都是从哪里来的!库拉刚消停点他们就赶场子来了?还嫌事情不够多吗!”弗兰克捂着鼻子抱怨着,这时他已经把那只仅剩的鸦尸从小喷泉里挑了起来,让人作呕的气味紧接着就漫了出来,他感觉今天早上吃的东西全都在胃里翻腾,随着浓烈的臭味四下散开,弗兰克痛心的低下头。
很好,午饭也不用吃了。
等等。库拉?

【RK正传】5

第五章舞蹈老师:伊莎
天已经完全黑了,又是夜。
不过今夜的月亮格外的透亮,迸发出阵阵动人的银光,月光透过树梢,洒下一地碎银。
黑森林前的一座索桥,连着侦查情报的前哨站。微风轻起,穿过稍有些老旧的索桥,发出一声声低啸。
今晚是瑞琪和副团长弗兰克值夜班。
仍是那一身银亮潇洒的盔甲,陪着他的是一把散着寒光的骑士剑。
孤独,也可能会有。
不过现在自己身边的副团长,以及自己一手培育的尖兵小队--奇袭小队(这名字还是么么给起的)不都在身边吗?
淘淘乐街一户人家:
修一脸不爽的撞上门,右手一把扯下披风,狠狠的摔在椅子上。 艾拉也看到了他的一脸怒容。“怎么在哪里都能遇上那个讨厌的家伙!”修甚至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把宝石让给他。
算了,还是沉住气为妙。
“要不是为了拿到东西,我至于说话办事装成得跟个小丑一样傻呵呵的逗他们玩么?”小拉姆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主人,不敢吱声。
此时的修解开衬衫的两颗扣子,好看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脸上早已经没了和RK瑞琪插科打诨时,不着调的表情,取之而来的一脸的狠厉和不羁。眼神里闪过可怕的残忍,他眼神冰冷的扭了扭脖子,“咔咔…”
刚刚差点和库拉打了一个照面,“死老东西,看我不折磨死你…”修紧紧地握起拳头,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暴戾和血腥。艾拉担心的叫了一声,“没事的,咱们会成功的。要不是小时候那次事故,我的记忆力也不至于这么差…魔法咒语怎么说来着?就是那个火龙术…我又忘了…哈哈哈…”修看着一脸鄙视的艾拉,有点尴尬的笑了。
“bibo…”艾拉抖抖叶子,蹭了蹭修的脸,“哎…这张脸真的很不舒服。咱们干完这票就金盆洗手,带你去别的国家玩个痛快。”
修兴奋的自言自语,突然,电话响了。
“喂?”拿起电话的一刻,修很奇怪,新家,谁来电话啊?“是我,萨洛。”电话里传出来一个低沉的女声,“晚上路过剧场,看见一个穿盔甲的帅哥在找一个跳舞的演员,是你吧?”
修沉默了一下,“对啊,是我。不过我只是为了混进去偷东西罢了,结果东西给另一个同行抢走了…好可惜。”萨洛没有关注这个,而是再三强调瑞琪的事情,“不仅这样啊,我回去的时候,还看见那个叫么么的小朋友说早让你教她跳舞什么的,大好时机啊,怎么样,考虑一下?”
“呵呵,我拒绝。”修顶着一张冷漠脸,无条件拒绝,要他去教小姑娘跳舞,鬼才愿意。
“哎呀小宝啊牺牲一下个人美色嘛…啊不是,是,是…算了,就牺牲一下美色把,怎样,去不去?”电话那头的女声甚是搞怪。
“就不,偏不。”修的立场坚决,说不去就不去,你别想诱惑我。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几秒,仿佛很失落,谈了口气,“哎…我新做好的香蕉卡布奇诺没人喝了…算了,我去给猫猫喝,拜拜。”
“哎哎哎--哥,哥哥,啊不爸爸,祖宗,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教到腿折都去。”
说好的立场坚定呢?被狗吃了?
修则表示,我是因为吃的才勉强答应的,谁想去教舞蹈,烦死了,我还要去玩呢。
另一头萨洛的脸上挂下三条黑线,嘴角一抽,这…这这…
看来一会儿得熬夜做香蕉卡布奇诺了…
“我也不能用真名啊!你说是不是…要不然…用伊莎的名字…?”修试探着问,“伊莎…好…行行行,就这样,委屈一下她。你给我收着点,别莽莽撞撞的,能像个女孩子的样子好吗!别跟个大老爷们似的,你现在要扮演一个淑女,温柔典雅的女孩,矜持一点,你懂什么叫矜持吗?记住,走路不许颠,笑不漏齿,低调行事。别乱用魔法,还有艾拉也改名字吧,月幽,用月幽吧,这不也是伊莎拉姆的名字吗…”
修低着脑袋,右手早已狠狠握紧,“好…”
挂上电话,修坐在椅子上,久久不开口。“好,明天找个机会碰见公主,混进皇宫再说吧。”修随手捡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划了一下右脸,那张易容出来的脸消失了,剩下的,只剩她自己的面容。
现在镜子前,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脸。“哎,刚披上的面具就摘了…好久没做回自己了,艾拉你说,我这么疯疯癫癫的,别人会不会讨厌我啊…”
“bibo”…艾拉不开心的撅起嘴,“以后啊,咱们可不能乱用魔法了,被发现了就糟糕了,听说绿色的希望寄托在皇宫里耶…咱们可要伪装好了。”又是像在自言自语,又是像在告诉艾拉。
————————————————————————
第二天:
皇宫里人头攒动,欢呼声,议论声此起彼伏。伊莎拍拍自己的长裙子(修现在改名伊莎),在一面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模样:红发扎起,一身淡黄色的连衣裙,姣好的面容,再装出一个纯纯的微笑。
完美。
啊…还是变回来好啊…修心里说,毕竟是女孩子,总对自己的外观有点小看法。毕竟女孩子都是爱美的嘛。
出了门,她大大方方的走在街上,融在有些吵闹的大街上,也是个不错的享受。
这时,一个乍乍乎乎的小孩冲了过来,嘴里还嚼些什么东西,右边一只手伸了过来,“布少少你把蛋糕吐出来!”“不给你…”伊莎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这一对双胞胎抢着一块小小的蛋糕,这,没人来管吗?!有重度洁癖的她猛后退一步,一脸嫌弃的看着嘴角流着口水的小孩们。
“多多少少,你们俩别闹了,公主马上就要出来了,一会儿典礼结束后我们就可以去玩啦!”一个戴着歪帽子,穿背带裤的蓝色小摩尔跑了过来,拉起一个布少少,对他们说。
额…来了个懂事的小鬼…
“乐乐我想吃蛋糕!”布多多没有抢到,哭丧着脸,对摩乐乐说。“可我没带钱啊,对了!一会不是有聚餐吗,肯定有好多好吃的!”摩乐乐兴奋得跳起来,旁边的拉仔也开心的在他头上蹦跶两下。
“乐乐?!”伊莎没忍住叫出来,一下子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失态,捂了捂嘴,可是依然引起了摩乐乐的注意,“唉?大姐姐,你认识我吗?”摩乐乐一转身,就吓呆了,“你你你你…不是昨天那个跳舞的那个漂亮姐姐吗!姐姐我特别喜欢你跳的舞!还有么么公主也在找你啊!”摩乐乐激动的小脸通红,眼中洋溢着兴奋的光彩。
乐乐?乐乐。
“啊?是吗?不过宴会好像要开始了,咱们先过去吧!”伊莎毕竟是女生,领导力和号召力还是有的,布多多布少少都点着头,把刚才那块蛋糕的事抛在脑后,因为还有更大的蛋糕等着他…
金碧辉煌,大理石砌成的地面,好几张拼接而成的大桌子,摆着许许多多的佳肴。有精致的马卡龙,也有喷香的小蛋糕,当然还有孩子们爱吃的冰淇淋,五彩缤纷的佳肴,自己特殊的日子,让人感到分外的愉悦。这时,大殿中央走出一个靓丽的影子,踱步到大家面前。
迎接么么的是一阵阵欢呼和喝彩,还有阵阵掌声!“公主好漂亮啊!!”“生日快乐!!”在么么身边的,瑞琪团长难得的穿了一身其他的衣服,黑色的西服,也赢得了不少花痴的爱慕。
伊莎眨眨眼睛,哎呦,瑞琪团长其实长得不错…么么公主的落落大方也赢得了在场所有摩尔的欢呼,不愧是摩尔王八世的女儿,真的有摩尔王当年的风范!
么么公主一眼就看见了摩乐乐,和身边的,大姐姐!!么么公主强忍住心里的镇定,鞠了一躬,“谢谢大家!今天谢谢大家能到场,皇室准备了筵席招待大家,现在,就是庆祝的时候啦~”
洛克行政官听到这话都差点疯掉了,这和刚刚排练好的台词不一样啊!么么公主提着裙子,小声的说:“洛克行政官,我答应了摩乐乐今天出去玩,就让瑞琪团长和我去吧~”
洛克行政官无可奈何,这孩子…“好吧,瑞琪,你…”要保护公主五个字还没说出口,就看见么么拉着瑞琪冲下楼梯,兴奋的冲着摩乐乐的方向跑过去,瑞琪一路跌跌撞撞,“殿下,小心脚下…”
瑞琪感觉自己都要疯掉了,明明就是一个作风严肃的人,平时只穿骑士盔甲,撑死了穿件休闲装,他最不喜欢这种紧绷绷的衣服,格外的庄重,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不过天地良心啊,谁叫瑞琪生的一张红颜祸水的脸,他的一脸严肃正式和西服分外的般配,他认为的不自在,在其他人眼里反而真的有那么些成熟男人的味道。
不过要是那位怪盗先生看了,指不定要笑他个三天三夜。
摩乐乐兴奋的招呼着么么公主,伊莎也扭头打招呼,看到公主就灿烂一笑,看见瑞琪时,脸抽了一下… 我说这位大哥,有穿西服顶着一张面瘫脸的吗?!真是委屈这西服了,亏萨洛说你长得好看…
么么眼睛瞪得老大,“你,你是…那个跳舞的姐姐!!姐姐您好,我是么么,您可以教我跳舞吗!!”么么一脸崇拜,完全没有注意到伊莎脸上的一点阴暗,“啊?哈哈,没有吧,我跳的很一般啊…”
伊莎只能不自然的笑笑。我可没功夫陪你这小鬼跳舞…快闭嘴快闭嘴…我还想去当骑士呢…拜托瑞琪团长你能不能不要用那副表情看着我…“啊?好…好吧…可我没当过老师…”
啊啊啊啊啊我是脑残吗我怎么答应了啊啊啊。
哦对了,昨天商量好的。
哦,我是傻子吗。
不然出来干嘛。
么么公主直接无视了伊莎灵魂出般安静,迅速拉住了伊莎的手臂,“没关系啦!大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伊莎眨眨眼睛,微微一笑,“我?我叫伊莎。”
有谁看见她眼里的一抹深沉的痛苦,笑容好似一副面具,遮住了她早已鲜血淋漓的心。
摩乐乐也蹭过来,“么么公主,我们快走吧,今天斯尔特姐姐的店大减价,还有好多好玩的好吃的!难得我和拉仔能放一天假,我们快走吧!”“嗯好!伊莎姐姐,你…”
伊莎就差呵呵一笑了,这小鬼头,礼貌倒是有的…“都这么说了,我能不去吗?走吧~”
摩乐乐刚想兴奋地转身,就发现刚刚在自己身后的瑞琪团长不见了,“哎?瑞琪团长呢?”
“乐乐,我在这里。”瑞琪的声音渐渐靠近,伴随而来的,是沉重盔甲碰撞地面的声音。“哎…瑞琪还是不习惯西装啊…”么么叹了口气,但是转瞬即逝间被好心情代替,出发喽!
天那么蓝,鸟儿叫的那么动听,一切都是一个新的开始,是个好兆头。
话说,摩尔庄园好像还没有我的通缉令呢,伊莎把食指放在嘴边,若有所思。
那呆呆地,自然的表情,就像在考虑今天中午吃什么一样简单。

【RK正传】同人 私设 原创

第二章重返庄园(二)
“呼呼…”黑蓝色的斗篷被吹的鼓鼓的,滑翔翼在空中盘旋,RK的身影在空中一闪而过。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缓缓降落在摩尔大礼堂旁。“鲁比,行动。”“bibo!”
鲁比点点头,蝴蝶眼睛发出一阵阵蓝光,沿着方向,冲进了发电室。“扑通!”一个穿着淡蓝色保安服的小保安应声倒地,鲁比的蝴蝶眼睛里射出一道蓝光,一张A4纸大小的光屏投了出来,上面播放的,正是礼堂里的景象。
礼堂里:
“么么公主,那我去去就来。”瑞琪实在受不了么么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么么公主去问那个演员的名字,转身就走,“对了,乐乐,我一会回来,别让么么公主乱跑。”摩乐乐点点头,丫丽一百个没问题,搂住么么的手臂就说:“瑞琪团长,你就放心吧!”
瑞琪团长点点头,转身走进后台。这是,好几束定点光找到了主持人身上,主持人旁边跟着一个女孩,手里捧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有一个镶着金子的盒子。“下面,让我们迎来晚会的!下面由么么公主上场!接受她的诞辰之礼—记忆红晶!”
么么兴奋的站了起来,提着裙子冲向了舞台。就在她上台的一刹那,所有的定点光都打到了她身上,虽然有点猝不及防,但是她还是很有礼貌的给台下所有观众一个微笑,“谢谢大家!”转身准备去接礼物。
可就在这时,全场突然暗了下来!“啊啊啊有鬼啊!”“怎么停电了?!怎么回事?”“不会是库拉来了吧!”
不知怎么,这句话就传开了。主持人灵机一动,“不好意思各位观众,灯光师那里出了一点故障,请大家有序离场,准时参加明天的宴会!”
大家一听这话,就放下心了,都有序的离场。主持人一回头,么么公主还在,就是刚才那位那托盘的女孩子倒在地上,手机的托盘还在,就是镶金的盒子不见了!
“完了!宝石呢!”主持人一下子就慌了,急的在原地打转。这时,一只手搭了上来,下了主持人一大跳,原来是瑞琪。“瑞琪!”“瑞琪团长!”么么和主持人就像看到流星一样,拉住了瑞琪的两只手,瑞琪看向么么,“殿下,管理人员说那位演员 没有留下名字,已经走了。出什么事了吗?”
“瑞琪团长!大事不好了!……”主持人以多年的主持经验把整件事情叙述了一遍,瑞琪面色严峻的点头,“那麻烦您把么么和这位姑娘带到行政院,找洛克行政官,那个人应该没走远,你们先走!”
“瑞琪!可是…”么么还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从自己记事起,瑞琪就一直陪在她身边,守护着她。一次又一次把她从危险里解救出来,可他自己不知受过多少伤了…
“哧…”金色的长剑出鞘,瑞琪的神经开始紧绷起来,不知为何,他觉得,这次的事件,远远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简单…
“嗯?出来!!”瑞琪一挥长剑,指向自己的后方,不用看就知道,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人。
“哈哈…不愧是瑞琪团长,这样也能看见我…不过么,这次我可没有工夫陪你好好玩玩,东西,我拿走了!”RK的声音渐渐隐去,瑞琪怎么会就这么放他走?挥着长剑冲了上去,“鲁比,让他睡一觉!”
“bibo!”鲁比飞了过去,就在眼睛发光的一刹那,整个礼堂一下子亮了起来!!
RK惊了一下,怎么…灯不是已经被鲁比关了么?他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的盒子。“刷!”瑞琪的反应能力惊人,就在这一刹那,瑞琪的剑锋已经冲向了RK!
“铛!!”RK是什么人?摩尔庄园史上最神秘的怪盗!一个漂亮的转身,一柄黑色的长剑,黑黝黝的剑面,映出RK从容的脸颊。
瑞琪右手一用力,把黑色的剑锋一下摁在地上,RK也不认输,手一松,身体化成紫黑色的花瓣,提着剑隐去。“喝!”瑞琪右手翻出一把金色的匕首,精准的投了出去,RK也没想到瑞琪会来这么一手,一个扭身闪了过去,匕首狠狠的镶进墙上。
瑞琪右手提着长剑,右脚一点地,欺身而上,冰冷的剑锋狠狠地挡住了一阵紫色的蝴蝶影。“RK!快把记忆红晶还回来!!”瑞琪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严峻的双眼不离RK一分。RK一低头,一抹金色出现在他手里,一个怀表…
“忘记一切,东西我会还回来…只不过不是现在…”RK的声音很有磁性,困意越来越浓,瑞琪往后退了两步,他费力的抬起头,却意外地发现有什么鲜红色的东西跳进RK身下的影子里…
敏感的神经猛烈地跳动起来,多年来的战斗经验告诉他,那个红色的东西来是敌非友,那该死的职业病让瑞琪奋力吼了起来,“RK!有东西到你的影子里了!快闪开!”
RK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同样敏感的直觉促使他扭身低头看去,果然,一个猩红色的小东西在自己的影子里一跳一跳的…
“唔…”RK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很沉闷的痛,眼前黑乎乎一片,却又硬生生的稳住身体,没有倒下。
“咔!!”一声木板断裂的声音从RK的脚下传来,就在那一瞬间,不舒服的感觉消失了。地上的匕首,是瑞琪的那把。一抬头,瑞琪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有关切,还有无奈,纠结,甚至还有一丝丝…焦急?
“怎么回事?你刚才怎么了?”瑞琪的语气有点着急,好像乱了阵脚似的,这就更让RK疑惑了。“不知道。”他顿了顿,抬头问,“这刀是你扔的?”看不出来啊瑞琪,还藏着一手呢?
瑞琪一下子疑惑起来,摇摇头。下一秒,他们默契的同时转身看向观众席,不知何时,观众席的上空,悬着一个穿深红色斗篷的人,蒙着面,只能看见一双不是很清楚的眼睛,但那双眼睛里透着坚毅果断,和睿智。
刚才的刀,就是他扔的,自然,RK也是他救的。

【RK正传】同人 私设 原创

RK重回庄园,与之而来的当然也是宝物被盗,恶作剧连连了。可是,黑森林的诡异现象伴随而来的是怪物的苏醒。为了庄园的安危,骑士团团长瑞琪也踏上征途,被迫于RK联手,和神秘人修一起步入了危机四伏的黑森林

第一章重返庄园(一)
彩色的飘带萦绕在礼堂的上空,礼堂传来一阵阵欢笑声,诺大的礼堂里坐着许许多多的摩尔,都为这次的庆典而开心。
这是摩尔庄园有史以来最盛大的演出,今晚,庄园里最棒的魔术师,舞蹈演员,歌手,都会一一驾到,第二天,摩尔庄园的国王和王后会亲自驾到!迎接么么的十岁诞辰!
在观众席的最中心,是一个红色卷发,淡粉色皮肤,很美丽的小摩尔,正在兴致勃勃的看着表演。她是摩尔庄园权利最高的公主,也是所有摩尔心中最美丽的小公主。
她的右边,站着一个面色沉稳的男孩,一身灰色的盔甲,腰间别着一柄长剑,一头金色的短发,蔚蓝色的皮肤,帅气的脸庞,他就是皇家骑士团里最优秀的骑士,也是最年轻的一位团长。
“公主殿下,洛克行政官说了,您要在九点之前回到皇宫,明天还要参加您的宴会。”瑞琪微微低头,微笑着对么么说。么么狠狠点点头,“好棒!瑞琪你看!那个姐姐好漂亮!”么么指着台上一位很美的女孩,纤美的身姿,红发飘荡,一双勾魂的瞳孔惹人喜欢。么么越看越喜欢,一下子站起来,拍着手,大声的喊,“姐姐你好棒!瑞琪团长!我要和她学舞蹈!!”
许多观众都回过头,有的还欣喜地大叫。“么么公主!是么么公主殿下!!”“么么公主好美!”
么么有礼貌的打着招呼,可目光寸步不离舞台上的那个女孩,“你们看那个姐姐!跳的真好看!”么么这么一说,许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位女孩的舞蹈的确不赖,瑞琪点点头,“嗯,的确不错。如果么么公主喜欢,一会儿我让小贝帮你安排一下,让她来教您舞蹈。”听瑞琪这么说,么么兴奋地站了起来,抱了瑞琪一下,“太好了!还是瑞琪最好了!”
瑞琪笑了一下,就扭过头去,欢呼着观众席,突然,一阵声音传了过来,好像是谁在大声说话,还好礼堂的伴奏声很响,只有瑞琪听见了,“么么公主,我去看看。”“嗯。”
瑞琪快速地走到出口,原来是摩乐乐和丫丽,布多多布少少他们几个,被门卫拦下来了。摩乐乐一脸无辜,很不开心的喊道:“叔叔,我要参加晚会!菩提大伯说了,所有庄园的人都可以参加!”
门卫挠挠头,“不行啊,你们来晚了,已经开始了,到点了就不让进了。”布多多不开心的低下头,“完了,又见不到么么公主了…”布少少摇着头,“算了吧,回去吧…”
暴力的丫丽顿时就火了,刚想发飙,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立刻开心地大叫起来:“瑞琪团长!瑞琪团长我是丫丽!你的手下不让我们过去!你说这应该不应该!!”
丫丽一看瑞琪来了,瞬间就觉得有靠山了,很开心地养锐气身边站,“哼!”说着唱那个门口的骑士哼了一下,摩乐乐也凑上来,用力点着头,“对啊对啊,瑞琪团长!”
瑞琪释然的笑了一下,摸摸摩乐乐的头,“乐乐,快进去吧,你们几个,快去吧!”
摩乐乐开心地蹦了起来,“哦耶!团长万岁!多多少少!我们…哎!等等我呀!”
看着几个孩子,耳边回荡着爽朗的笑,瑞琪转身看了看门口的守卫,拍拍他的肩膀,“辛苦了,那几个孩子是公主的朋友,就让他们进去吧。”那个守卫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没事的,你这么恪尽职守,我很开心啊!”
“谢谢您!”
………………
七点了。
丝丝薄雾弥漫在灰蓝色的天空,透过迷雾,能清晰地看见地上的一切,灯火辉煌的庄园的夜景显得异常美丽。
就在这薄薄的一层雾里,有一艘巨大的飞艇,上面有一个蝴蝶面具的图案。
飞艇里:
整齐的家具,一个很大的书柜,里面各种各样的古书,一个操控台,密密麻麻的仪器设备。一个穿白色衬衫,黑色背带,刺猬头,带着面具的摩尔靠在一张椅子上,闭目养神。
“bibo!”一直深蓝色,金色叶子,同样戴着蝴蝶眼镜的拉姆飞了过来,看着已经睡着的RK,又犹豫又心疼,看着自己的主人没有准时的睡眠的时间,有点为难起来。
就在这时,RK醒了。“鲁比?怎么了?”RK站起来,摸摸鲁比的叶子,“我又睡着了?不好意思…”RK轻声说,“准备好了吗?快到时间了。”说着走到监控器前,麻利的按上几个摁钮,一幅画面就展现在屏幕上。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在跳舞,好像快结束了,她转了一圈之后,微笑了一下,鞠了个躬,转身下台。屏幕正好在舞台的最上方,所以想要看哪个位置都不在话下。
鲁比用叶子点了几下,立刻么么和身边的瑞琪就出现了,“瑞琪!咱们快走!那个姐姐太棒了!”么么眼睛里闪烁出狂热的光,两眼冒着星星。
“殿下,已经到了您上场的环节了,您的父皇说了,会有一件礼物送给您。所以,一会儿结束了,我在陪您去,好吗?”瑞琪依然是一副慢性子,很温柔的劝着她,么么也不是很任性,点点头,就和一边的丫丽聊天了。
RK点点头,“很好,鲁比,准备一下x,出发了!”
“bibo!”
“刷啦!”飞艇的门打开,RK的披风抖动了起来,“出发!”
墨色的天空,展开了他的滑翔翼,向庄园俯冲了下来!
“摩尔庄园,我回来了!”